Yasuda Sunflowers - 安田「向日葵」的真假?

quill mark

勞勃.阿特曼的電影 "Vincent & Theo", 是以英國佳士得拍賣會現場那節節攀升的喊價開場。該拍賣品——梵谷的《向日葵》——最後以創天價的二千二百五十萬英磅(近四千萬美元)成交,得標者是日本安田保險的代表。

↓ Still Life: Vase with Fifteen Sunflowers,F 457, JH 1666
Still Life: Vase with Fifteen Sunflowers
 

這幅畫的真偽,一直是藝術界討論的話題。有一陣子,這幅畫幾乎被認定為贗品,像以下是我 Google 到的 1997 年間台視新聞的報導:

日本梵谷名畫向日葵疑為贗品

1997/10/27  報導記者:趙元穎

畫家梵谷的知名畫作「向日葵」最近爆出真假疑雲,根據英國一位藝術鑑賞家的調查,十年前日本安田保險公司以天價所購買的向日葵畫作,很有可能是幅假畫。

向日葵是荷蘭畫家梵谷最知名的畫作,也是全球屬一屬二的珍貴藝術典藏,然而美麗動人的向日葵最近卻籠罩在一股真假難辨的疑雲中。

英國倫敦的藝術鑑賞家諾曼,經過一年工夫的深入調查之後對外表示,根據諸多線索來推斷,他幾乎可以確定十年前,日本安田保險公司在拍賣會上以四千萬美元天價所購買的向日葵並不是梵谷的真跡。

從梵谷生前和友人來往的信件中查證,梵谷一生中只畫了六幅向日葵畫作,如今全球各地卻出現了七幅向日葵,使得安田公司這幅十四朵向日葵的畫作,更顯得可疑萬分。

諾曼推斷,安田公司的向日葵應該是法國仿冒大師舒芬內克的畫作,在梵谷死後十一年才出現。

舒芬內克在畫壇中享有惡名,偽造了許多梵谷的作品混充真跡,目前全球大概有上百幅梵谷的作品來路不明,真假難辨。

藝術圖書公司所出版,由何恭上編著的《梵谷噢!梵谷》一書中,有一篇〈向日葵有假畫嗎?〉,也幾乎同意,那是一幅假畫。

日本安田火災海上保險公司 1987 年以四千多萬美金(當時合日圓近六十億),從倫敦拍賣會上買回……

……去年倫敦星期日泰晤士報指出,那是出自法國人斯凡奈凱之手,這個消息是日本安田公司最不願意聽到,荷蘭阿姆斯特丹梵谷美術館也是最怕證實。

三年前梵谷美術館側翼準備擴建,安田答應捐 233700 萬荷幣給美術館……這回「向日葵」假畫經泰晤士報刊出後,梵谷美術館籌備處不知安田是否照計畫兌現。

梵谷作品真假,常以荷蘭阿姆斯特丹梵谷美術館專家論斷為依據,但是梵谷美術館專家從來不對安田那幅「向日葵」發表談話。

……去年秋天,各地報紙對安田「向日葵」發表真假論最熱烈時,筆者……再度拜望那幅曾讓我為看它排隊近一個小時的名畫,展覽場很冷清,有一女孩問同行男友,那真的不是梵谷畫的嗎?她的男友理直氣壯說:「您看,梵谷的筆觸有那麼纖細無力嗎?」聽他一說我探頭細看,忽然覺得真的柔軟毫無光芒,那裡能看到梵谷赤裸剖析、自我奔放的感覺?……

撇開巴黎的寫生不看,梵谷在阿爾所繪,十餘朵放在瓶中的向日葵,先是畫了一幅十二朵的,又畫了一幅十四(五)朵的,這兩幅在梵谷的信中有提到,是為了佈置高更房間所繪:「第三,十二朵花及花蕾,插在一個瓶裡,畫面上的主體及背景都是明亮的,我希望它是最好的一幅。此刻正在進行第四幅,為數十四的一束花,襯以黃底,像我不久以前繪的檸檬靜物畫一樣,只是尺寸大多了,效果奇特,手法更簡潔。」(詳情請見:梵谷書簡全集 -- Part 5)。

↓ Vase with Twelve SunflowersVase with Twelve Sunflowers ↓ Vase with Fifteen SunflowersVase with Fifteen Sunflowers

上面兩幅,左邊的那一幅現於慕尼黑,右邊的現於倫敦。高更在離開阿爾後,透過西奧,想求贈或交換這兩幅《向日葵》,但梵谷不願與原畫分開,於是在 1889 年一月,臨摹自己的舊作,又繪了兩幅。這總共四幅畫,在梵谷的信件中,都可查到資料。下左那幅(Still Life: Vase with Twelve Sunflowers, F 455, JH 1668),現於費城,下右那幅(Still Life: Vase with Fifteen Sunflowers, F 458, JH 1667),現存於阿姆斯特丹梵谷美術館。

↓ Still Life: Vase with Twelve Sunflowers
Still Life: Vase with Twelve Sunflowers

↓ Still Life: Vase with Fifteen Sunflowers
Still Life: Vase with Fifteen Sunflowers

這四幅確為梵谷真蹟,沒什麼爭議。而安田保險所購得的那一幅,風格、筆觸,甚至所用的畫布,都與上述四幅不同,而且未見於梵谷書信之中,因此才會引起是真是偽的爭論。

阿姆斯特丹的梵谷美術館,在 2001 年的期刊上,由館長 Louis van Tilborgh 領銜發表了論文,他們的研究等於確定了安田的那幅《向日葵》是梵谷的真跡(該論文的 doc 檔)。

梵谷美術館也針對這個結果發表簡要的新聞稿,而我只找到上海國際藝術中心對這消息的報導,原文請見:「《向日葵》的真伪」,以下我將該文轉為繁體:

《向日葵》的真偽

梵高那幅《向日葵》在1987年以2500萬英鎊的天價售給了日本的安田保險(Yasuda)公司,雖然它因此成為了當時世界上最昂貴的畫作,其出身卻很卑微:它可能是畫在一種黃麻布上的,而這種黃麻布通常是用來做裝糖的口袋的。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館近日對這幅飽受爭議並被有些藝術家認為是偽作的畫進行了空前細緻的研究,辨認出了這種黃麻布。

由博物館館長路易斯·範·提爾勃及管理員埃拉·亨德里克斯撰寫的研究論文發表在博物館的年刊上,其結論是雖然藝術家們對安田公司購得的這幅《向日葵》一直心存疑問,但它的確是梵高的真跡。 “梵高與他的作品搏鬥。具有諷刺意義的是,正是這種衝突的結果給了批評家們認為它是贗品的理由。”博物館提出了六個理由來證明這幅畫的真實性:

一、雖然此前人們認為沒有關於安田《向日葵》的早期記載,但喬·博爾-梵高(Jo Bonger-van Gogh)於1901年10月8日編制的一份目錄中提到的“向日葵”看來就是指的安田《向日葵》;

二、這幅《向日葵》是用黃麻布畫的,而梵高和高更在“黃房子”(The Yellow House,指梵高在法國南部阿爾的房子)進行創作時使用的正是這種不同尋常的畫布;

三、1901年,舒芬尼克爾(Schuffenecker)在這幅畫上加了一些東西,這幅畫因此變大了一些。如果說是舒芬尼克爾偽造了這幅畫,那等於說他在偽造了畫的主體後又給它加上了一個風格略有不同的部分,這顯然不合邏輯;

四、倫敦國家美術館收藏的《向日葵》是梵高在1888年8月畫的,安田《向日葵》主要是以這幅畫為基礎。藏於梵高博物館的《向日葵》後來版本則作於1889年二月。 “東京版《向日葵》(指安田《向日葵》)的主題無疑是直接從倫敦版當中搬來的,但它在色調和構圖上更接近於阿姆斯特丹版。這一事實斷然否決了舒芬尼克爾偽造了這幅畫的說法:舒芬尼克爾只可能以倫敦版和阿姆斯特丹版當中的一個為藍本(因為在1901年他只有倫敦版《向日葵》)。”;

五、令批評家們憂心的兩個關於畫中植物的細節問題也是可以解釋的:其中一枝花折斷的莖是“一種出於故意的風格化創造”,而一片畫得很粗糙的葉子則是對原版隨意拷貝的結果;

六、安田《向日葵》不是對倫敦版的簡單複制,梵高把它視為一個描繪“光對光”(light-on-light)——黃色背景上的向日葵的練習。

梵高博物館有關人士承認他們受條件所限,沒能對安田《向日葵》的底子進行細緻的檢查。簡單的視覺觀察結果是它的底子可能是梵高在1888年11月開始採用的硫酸鋇,也可能是他在次月所用的白油——這個問題的答案將有助於確定這幅畫創作的具體時間。

日前,在阿姆斯特丹的一次討論會上,批評家貝諾特·蘭代斯指出安田《向日葵》是一幅贗品。他認為用黃麻布繪畫是一個狡詐的陰謀,這正好說明了它出自“一個知道梵高使用這種材料的作偽者”之手,而舒芬尼克爾正是為數不多的知情者之一:他在1888年12月所寫的一封信中提到了高更的“厚畫布”問題,而且在1901年他已經擁有至少兩幅梵高用這種特殊材料所作的畫。蘭代斯還指出,有許多證據證明舒芬尼克爾是一個作偽者。按照他的說法,舒芬尼克爾偽造了大約24幅梵高作品,其中兩幅目前正在阿姆斯特丹的“梵高與高更”展覽中展出。在座談會上,另一位批評家提出了令人震驚的設想:安田《向日葵》是高更的作品。

雖然認為安田《向日葵》是真蹟的看法在會上佔了壓倒優勢,有關其命名的問題卻浮出了水面。今年七月,安田保險公司將與尼桑火險公司(Nissan Fire Insurance)合併,合併後的新公司名為損保(Sompo)公司。梵高的這幅最具爭議的畫作會更名為“損保《向日葵》”嗎?

上面對岸的翻譯看起來有點累,我自己從新聞稿翻譯其結論部分:

  • 現存的文獻資料已足以證明,這幅畫最初是文生弟弟西奧收藏的一部分。這和 1893 年舒芬尼克(Schuffenecker)購自西奧遺孀的那幅《向日葵》靜物畫,是同一幅。
  • 儘管舒芬尼克似乎對此幅東京《向日葵》有做過修補,且有小部分的增改(他收藏的其他梵谷畫作也一樣),但仍沒有證據可證明他是個偽造者。
  • 檢視這幅畫,並與梵谷繪於 1888-89 同時期的其他畫作互相比較,在技巧和風格上是完全一致的。而所宣稱的,在詮譯手法上的「錯誤」,同時也可在梵谷的其他作品上看到。繪圖筆法與畫布表面筆觸上的不規則,多半是由於劣質黃麻畫布的承受力,而增加了作畫時的難度。
  • 檢視此畫所使用的畫布,可發現與梵谷和高更在阿爾一起繪畫時所使用的黃麻布,完全是同一種的。而已知這兩位畫家,曾在阿爾購買了二十捲黃麻布。東京這幅靜物畫也使用同種畫布的事實,為此畫的真實性,提供了強有力的證明。
  • 比較三個不同版本的畫,顯示這幅東京的《向日葵》,雖在形態上與倫敦版相似,因此必定是以其為根據所畫,但在主要色彩和構成上,這幅靜物畫與阿姆斯特丹版顯得更加近似。因為舒芬尼克只曾接觸過其中一個版本,故偽造之說難以成立。
  • 東京的版本,過去被標定的創作日期為 1889 年 1 月,後已被改定為 1888 年 11 月底至 12 月初,因這才是梵谷與高更於阿爾一同作畫的時期。這是兩人藝術交流的一個重要階段。梵谷繪此畫的目的,可能是為回應高更那幅現已失落的黃色靜物畫,而此畫也激起了高更的靈感,而繪出那幅現收藏於梵谷美術館,著名的梵谷繪向日葵肖像。
  • 有人認為,這幅畫不僅只是單純重繪先前畫作的複製畫,它還代表了梵谷向日葵系列畫的一個重要時期。這是梵谷早先表明過的「光對光」繪法,並以其為主要目的之一的極端嘗試。

下面這幅由高更所繪的梵谷肖像,顯示當時梵谷正在畫向日葵,這也成了上文中梵谷美術館認定安田向日葵是真蹟的一項證據。

Portrait of Vincent van Gogh Painting Sunflowers

是真是假的爭論,看來是暫告一段落了。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