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n Parsons Project 的「天眼」- Eye in the Sky

quill mark

Alan Parsons 是一名樂手,但他最初接觸的工作,卻是和錄音有關,於是也就慢慢地成為一名錄音工程師。他的錄音小組,參與過最著名的作品,是披頭四(Beatles)最後一張專輯《艾比路》(Abbey Road)。

到了七○年代,他繼續幫單飛的 Paul McCartney 所組的 Wings 錄音,後來更與 Pink Floyd 合作,為其錄製了兩張廣受讚譽的專輯,一張為 "Atom Heart Mother" ,另一張則是經典的《月之暗面》 "Dark Side of the Moon"。

組成樂團,取材名著

1975 年,Alan Parsons 和作曲者 Eric Woolfson 以及一些錄音室樂手,組成了 The Alan Parsons Project 樂團。他們的一連串作品,主題充滿了神秘主義和科幻色彩,配合他們善長的混音和電子特效,這種獨特的風格,很快為他們建立起堅實的樂迷基礎。

Eye in the Sky - single 例如,The Alan Parsons Project 取材了愛倫坡(Edgar Allan Poe)的驚悚小說,而錄製了他們的首張專輯 "Tales of Mystery and Imagination";他們也把艾西莫夫(Issac Asimov)的科幻名著 "I, Robot",改編成他們 1977 年的同名專輯 "I Robot"。

The Alan Parsons Project 1980 年的專輯 "The Turn of a Friendly Card",主題是賭徒與賭局。對於這個主題,他們似乎有點意猶未盡,因為 1982 年的這張 "Eye in the Sky" 專輯,專輯的 Title Song,仍是從賭場的經歷而來的靈感。

老大哥正盯著你看!

現代的賭場,各角落、各牌局,都有監視器監控,以防止賭徒有非法之舉(出老千)。這種高高在上的監控設備,也讓歌曲作者 Eric Woolfson 聯想到喬治.歐維爾(George Orwell)的預言小說 "1984" 裡,那無時無刻都監控著你的「老大哥」(Big Brother)。於是,〈天眼〉這首歌(Eye in the Sky)就應運而生。

這裡的「天眼」,指的是監視系統。歌曲的講述對象,是一位高明的賭徒,但在賭場裡,面對著這種有高科技加持的不公平賭局,勝負早就已經注定——因為,套用小說 "1984" 裡的話:「老大哥正監視著你!」(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你賭的是運氣,而對手看到的是真相;你玩的是心理戰,對方打的是科技戰。在這種狀況下,你不是傻子是什麼?

Eye in the Sky

Don't think sorry's easily said
Don't try turning tables instead
You've taken lots of chances before
But I ain't gonna give any more
Don't ask me
That's how it goes
'Cause part of me knows what you're thinkin'

Don't say words you're gonna regret
Don't let the fire rush to your head
I've heard the accusation before
And I ain't gonna take any more
Believe me
The sun in your eyes
Made some of the lies worth believing

I am the eye in the sky
Looking at you
I can read your mind
I am the maker of rules
Dealing with fools
I can cheat you blind
And I don't need to see anymore
To know that
I can read your mind,
(Looking at you)
I can read your mind
(Looking at you)
I can read your mind
(Looking at you)
I can read your mind

Don't leave false illusions behind
Don't cry I ain't changing my mind
So find another fool like before
'Cause I ain't gonna live anymore believing
Some of the lies while all of the signs are deceiving

I am the eye in the sky
Looking at you
I can read your mind
I am the maker of rules
Dealing with fools
I can cheat you blind
And I don't need to see anymore
To know that
I can read your mind...

天眼

別以為,抱歉容易說的出口
別試著,想換桌轉檯
你已冒過太多風險
但我將不再讓你有機可乘——
別問我為什麼
事情就是如此
因為我清楚你在動什麼腦筋

別說那些你會後悔的話
別讓火氣攻上你的腦門
指責的話我早就聽過
而我不會再繼續忍受——
相信我
你眼中的太陽
讓某些謊言值得信服

我乃上天之眼
正盯著你看
我能看透你的心思
我乃規則制定者
專門對付傻子
閉著眼,我也騙得了你
我再也不需開眼
就能知道
我能看透你的心思
(正盯著你看)
我能看透你的心思
(正盯著你看)
我能看透你的心思
(正盯著你看)
我能看透你的心思

別拋開,不真實的幻想
別哭泣,我不會改戀心意
所以,像過去一樣再找個傻子
因我不會繼續相信著……
某些謊言,因符碼全是騙人的

我乃上天之眼
正盯著你看
我能看透你的心思
我是規則制定者
專門對付傻子
閉著眼,我也騙得了你
我再也不需開眼
就能知道
我能看透你的心思……

翻譯:Fafner

"Eye in the Sky" 歌曲所言,若以周星馳、劉德華的電影《賭俠》來理解,應該就很容易了。但這種對話,也可以男、女關係來解釋(其實,任何歌曲,都可用男、女關係來解讀)。

「天狼星」與「公牛」

The Alan Parsons Project 借用古埃及的象徵符號「荷魯斯之眼」(Eye of Horus)做為唱片封面,也為這首歌和這張專輯,披上了一層神秘的外衣,明明是現代科技化的監視系統,變成了號稱「全知之眼」的 Eye of Horus

這首歌在專輯當中,是放在第二軌。第一軌,是一首簡短的導入曲 "Sirius"。這首純器樂演奏的〈天狼星〉,後來被 NBA 的芝加哥公牛隊(Chicago Bulls)用做介紹先發球員上場時的背景樂,使得這首不到兩分鐘的演奏曲,和 Michael Jordan 以及九○年代的「公牛王朝」(The Bulls Dynasty)密不可分了。




Category: 0 意見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