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後漫畫50年史(戦後マンガ50年史)Part VI

quill mark

日文「マニア」的字源,應該是英文的 "mania",不過所代表的意思,是和 Enthusiasm 比較近似,指的是對某種事物的執著與瘋狂的熱愛。

漫畫的「マニア誌」,《戰後漫畫 50 年史》譯為「發燒友雜誌」,算是頗為貼切的譯名。這本書的第六章,就是在介紹這一類型的漫畫雜誌。


第六章  發燒友雜誌的創刊

Garo 1st edition Cover「發燒友雜誌」是什麼樣的雜誌?書上說:「……它的意思是指對漫畫這一文化本身有著狂熱追求的雜誌。」

由青林堂發行,於 1964 年 9 月創刊的《GARO》(ガロ),就是這種雜誌的代表。這本雜誌在本書出版時還沒停刊,但從 Wikipedia 上的資料來看,《GARO》只發行至 2002 年為止。

真與假之間

電視劇《鬼太郎之妻》裡,將《 ガロ》改名為《ゼタ》(Zeta),「青林堂」易名為「嵐星社」,青林堂社長長井勝一,則是劇中的深澤洋一(深沢洋一)。

劇中《ゼタ》創刊號的封面乃是從原《ガロ》創刊號封面所改,把「ゼタ」logo 的下半部遮起來,可看出「ゼタ」標準字的上半部,就是《ガロ》的標準字。

Zeta而從這個「偽封面」亦可看出,「白土三平」已被改為「赤土四郎」。這些都是在向原刊物和原漫畫家表達致敬之意。

為了《卡姆伊傳》

長井勝一創立《GARO》的目的,是為了要刊登白土三平的作品《卡姆伊傳》(カムイ伝)。

《戰後漫畫 50 年史》書上沒有提到,而從 Wikipedia 上可得知,《GARO》(ガロ)這個刊名,就是取自白土三平漫畫《やませ》裡頭的忍者「大摩のガロ」。

Garo - Kamui青林堂自 1963 至 1965 年間曾出版過《忍法秘話》系列的貸本漫畫,而《やませ》是第 6 卷(1964 年 3 月出版)所主打的一則短篇漫畫。

在《GARO》創刊後,白土三平又從《忍法秘話》的第 15 卷起,連畫了五回的《ガロの復活》,由此可見《GARO》和白土關係之密切。

《忍法秘話》共發行了 22 卷,水木茂水木しげる)亦在其中刊出過不少忍者漫畫,《鬼太郎之妻》劇中有演到他創作《忍法屁話》時的經過。(刊登於 1964 年 6 月 15 日發行的第 8 卷,劇中把《忍法秘話》改名為《忍術秘帖》。)

此外 "GARO" 的發音和日語「我路」相近,似乎也宣示這本雜誌要走「自己的路」。這個名字,亦與美國著名的黑手黨徒 Joe Gallo 諧音。

充滿激情

《戰後漫畫 50 年史》有引用長井勝一在 1982 年時回憶起出版《GARO》時的想法:

即使我繼續那樣出版租借漫畫,恐怕也早晚會被迫進行一些轉變吧,因為租借漫畫已經沒有回頭路可走了。……如果拋開盈虧不談的話,我心裡對出版漫畫月刊是充滿激情的。我想用這本雜誌來讓我喜歡的漫畫家們盡情地做他們想做的事情。


從創刊後一直到 1970 年代初期,可說是《GARO》的巔峰期,這時期《GARO》主要的漫畫家除了白土三平外,還有水木茂、瀧田裕(滝田ゆう)、柘植義春つげ義春)、楠勝平、林靜一(林静一)、佐佐木 Maki (佐々木マキ)等人。

而重要的作品,書上則列了有:

白土三平《卡姆伊傳》(カムイ伝);柘植義春《沼澤》()、《紅花》(紅い花)、《螺旋式》(ねじ式);瀧田裕(滝田ゆう)《寺島町奇譚》;林靜一(林静一)《紅色悲歌》(赤色エレジー》;古川益三《紫的傳說》(紫の伝説);鈴木翁二《一根火紫的故事》(マッチ一本の話);安部慎一《阿佐谷殉情》(美代子阿佐ヶ谷気分)。

作者竹內長武認為,這段時期「和民謠流行、先鋒派戲劇掀起熱潮、學生運動高漲的時代特色結合了起來。它作為反映時代激情的反文化表現方式受到了關注。」

Screw Style Page 1《GARO》刊登柘植義春的作品,引起了知識份子的重視,他們在各種媒體上談論著柘植義春漫畫的內涵及藝術價值,間接引發了漫畫評論的潮流,這是當時非常重要的事件。

螺旋式:癱瘓的形象

柘植義春曾任水木茂的助手,他是電視劇《鬼太郎之妻》裡「小峰章」這個角色的原型。

《戰後漫畫 50 年史》引了一些當時針對柘植義春作品的評論文章和文字,如石子順造在 1968 年 2 月號的《GARO》中,發表了《本體論式的反漫畫》一文,文中以《沼澤》()、《 山椒魚》為中心,「對柘植的創作打破了此前漫畫裡的故事模式這點給予了高度評價。」

柘植義春的作品中,被討論最多的,是《GARO》1968 年 6 月《柘植義春特輯》中所刊出的短篇漫畫《螺旋式》(ねじ式)。這篇漫畫已經算是他的招牌作品了。

書上節錄的《螺旋式》評論,大致如下:

佐藤忠男刊登在《GARO》《柘植義春特輯》的《遁世的隱者的藝術》一文中,說:「在像旅人一樣的旁觀者的視點和現實之間搖蕩的作者的心象。」

谷川晃一在 1969 年 8 月號《漫畫主義》的《癱瘓的形象〈螺旋式〉》文中,以「風景」一詞為中心,指出了作品形象給人帶來一種唐突的衝擊性。

天澤退二郎發表在《展望》1969 年 2 月號中的《柘植義春備忘錄》,該文細致地探尋了《螺旋式》中的形象和象徵,試圖刻畫出其藝術性。

中原佑介於 1969 年 3 月的《文藝》《從漫畫到反漫畫》文章中,寫道:「我認為《螺旋式》為漫畫開闢了新的天地」、「其主題可以說是故鄉的喪失——喪失了所有意義上的根據。」

少年求診的故事

Screw Style Railroad 《螺旋式》是個什麼樣的作品呢?它的故事是怪異且超現實的:

少年在陌生的海邊被水母咬傷手臂,他必須以另一隻手壓住傷口來止住流血,他的雙手因而失去了行為能力。在陌生的海邊村落,上身赤裸且雙手無法行動的少年,急著找尋可以醫治他的醫生,但卻遍尋不著。

之後,他搭上向後行駛的蒸氣火車,在工廠下方遇見了可能是他母親的賣糖果婦人,最後才找到一位婦產科女醫,經過了像是做愛般的手術過程,醫生用扳手治好了他——她在被咬斷的血管兩端加上了旋轉式的開關;此後,只要少年稍微旋緊開關,他的手就會麻木。

漫畫中的每一幅圖案,都隱藏有豐富的象徵意涵。我不知道有沒有比較權威的解釋,但一些顯而易見的,如第一幀圖上方那飛馳而過的 C-47 軍機,和婦產科醫生背後的海戰場景(可能是大和號正被圍攻),都看得出戰爭的陰影;少年走過的鐵道,那一個個空白的指標,代表了漫無目標的救援之路;海灘邊的曬衣場、夢中的黑暗村落,則像極了墳場。

Screw Style OB doctor

竹內長武認為,柘植義春所掀起的狂熱,是屬於 1960 年代的,到了 1970 年代中晚期,那股熱潮就已經退去。

COM對於柘植義春作品所造成的衝擊,他歸納出的原因是:「與回歸幼年和不安結合在一起的自我表現的性質、在旅途和夢中發現另一個自己,正是這些震撼了人們的內心深處。」

手塚治虫的《COM》

為了和《GARO》互別苗頭,手塚治虫於 1967 年 1 月創辦了《COM》(こむ)雜誌。這兩本都是非常重要的「漫畫發燒友雜誌」。

《戰後漫畫 50 年史》的作者竹內長武,在介紹這兩本雜誌時,字裡行間透露出他的個人偏好,因此我覺得他的看法略帶一點偏見。

竹內長武手塚治虫迷,他對「劇畫」的介紹,連我這個非專家都覺得太過於草率了;而本章在談到《GARO》時,他是褒貶互見地談論這本雜誌的興、衰,但是一說起《COM》,他就來勁了。

例如在講到《COM》,一開頭他就說:

COM》是有著很深的思考的。說老實話,我與其說是《GARO》派,不如說是《COM》派。我並沒有被《GARO》上柘植義春的作品深深地吸引,只不過是一個翻著雜誌尋找安部慎一和林靜一等人作品的讀者。我認為,比起《卡姆依傳》來,在《周刊少年 Sunday》上連載的《卡姆依外傳》要有趣得多。不過對於《COM》,我很享受整本雜誌……

書上沒有提《GARO》雜誌名稱的由來和意義,而對《COM》,則是特別轉錄其創刊標語:

COM——這是 COMICS (漫畫)的縮略。

COM——這是 COMPANION(伙伴.朋友)的縮略。

還是 COMMUNICATION(傳達.報導)的縮略。

也就是說,它是將漫畫家的真心傳達給愛漫畫的朋友們的新漫畫雜誌——抱著這種想法,我們將這本雜誌的名稱定為了《COM

COM》創刊於 1967 年 1 月,到 1971 年 12 月停刊,共計出版了58 期;後於 1973 年 8 月以同名復刊,「不過遺憾的是只出了一期」。

混沌 vs. 時髦

COM 1967 7COM》主打的是手塚治虫的《火之鳥》(火の鳥),其他的重要作品還有石森章太郎的《阿俊》(石ノ森章太郎ジュン)、永島慎二的《流浪漢》(フーテン)、山上龍彥的《人類戰記》(山上たつひこ,人類戦記)等。

「這本雜誌上的作品自我表現的色彩都很濃,很大地影響了所謂的『漫畫青年們』。我也是對這些作品很著迷的人當中的一員。」竹內長武寫道。

COM》還刊登了許多知名評論家的漫畫評論,各種特輯文章和訊息報導,「作為漫畫專業雜誌大放異彩」。

發行《COM》的「虫制作商事」,也開始重新發行過去的名作,讓一些令人懷念的漫畫再次重現讀者面前,這種復刻的出版在現在已經不稀奇,但在過去是非常少見的。竹內長武讚嘆:「不愧是《COM》的發行方所做的策劃。」

竹內長武給《GARO》和《COM》最終的評語是:

《GARO》給人以租借漫畫世界中的混沌的印象,相比之下,《COM》則比較洋氣和時髦,充滿了都市的感覺。


Norakuro書上還提到了其他兩本雜誌。一本是只比《GARO》晚兩個月創刊的《月刊黑野狗》(月刊のらくろ),另一本則是只出刊了 17 期的《WILD》。

老派漫畫的反擊

《月刊黑野狗》是以刊登田河水泡作品為主的雜誌,田河水泡最著名的漫畫人物就是黑野狗(のらくろ),這本有點類似「漫畫迷俱樂部」的刊物,走的是懷舊、復古的路線,和當時講究開創、流行的同類雜誌形成強烈對比。

因為風格和畫風都跟不上時代,故這本刊物始終無法有所突破,影響力也就有其限制。

《WILD》則是 1967 年 8 月創刊,由之前提過的「連環畫」大師山川惣治負責編輯。這是以刊登「連環畫」為主的雜誌,目的無非是想重振「連環畫」的雄風,但這個嘗試仍以失敗收場,山川惣治也賠光了先前炙手可熱時所累積的財富。

另一類型的「發燒友雜誌」,是漫畫評論雜誌,最重要的是 1967 年創刊的《漫畫主義》季刊。




4 意見:

Karuto Z 提到...

F 大:

您好,我又來打擾了~如前所約,《戰後漫畫50年史》閱讀筆記的 PART I 已經在漫言貼出了!行文格式上盡可能地忠實您的原版,還有勞 F 大過目。作者方面,由於您先前謝絕了在漫言註冊,因此我借用 F 大名字開了一個臨時身份來擔任文章作者,希望您不會介意啦。

目前的計劃是大約每週連載一篇,儘量追上這邊的進度。PART VI 也很贊,期待 F 大後續唷!^ ^

Sincerely,
Karuto

Fafner 提到...

Karuto Z 君:

您太客氣了,謝謝您幫我轉換格式。身份或ID或其他技術方面的問題,就委請您視情況全權幫我處理,我沒有意見。

勞您費心,再次感謝!!

Jackal Wu 提到...

很棒的網站
我想請問小時候(約民國6~70年)看過印象深刻的漫畫
一個是描寫鼠疫的~好像叫"鼠鼠鼠"
另一個名字忘了~內容是描寫高校生的生活,裡面人物性格全都套上日本戰國時代人物如豐臣秀吉,德川家康...等等

Fafner 提到...

其實我漫畫看的不多,你提及的漫畫,我並沒有印象,故幫不上忙。抱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