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愛有多深:Bee Gees - How Deep Is Your Love

quill mark

Robert Stigwood 是個行動派,一旦決定要把 "Tribal Rites of the New Saturday Night" 改拍成電影之後,所有相關工作便如火如荼地展開。

這是一部以迪斯可為主題的電影,因此 Robert Stigwood 很清楚,電影裡所使用的音樂,絕對是電影成功與否的關鍵。

強力救援登場!

Robert Stigwood 一度打算請到搖滾樂界重量級的「滾石」樂團(The Rolling Stones)來負責配樂,而這所牽涉到的「投資」,並不僅僅是電影音樂而已,還包括了 The Rolling Stones 從 Atlantic 唱片公司跳槽到 RSO 的整筆合約。

How Deep Is Your Love - single儘管投注了無數心力,但轉檯合約仍舊沒能談成,主因在於滾石樂團的如意算盤,是要把 RSO 的報價和條件,當成是與 Atlantic 續約的談判籌碼,他們跟 RSO 簽約的意願並不高,所以每次當 RSO 提出新擬的合約,這份合約的複本,馬上就會出現在 Atlantic 唱片公司老總的桌上。

「他們變得非常非常貪婪。非常非常非常貪婪!」Robert Stigwood 一共用了五個「非常」,來形容當時滾石的態度。而當他意識到滾石樂團真正的企圖之後,他便縮手了。

那電影音樂該怎麼辦呢?Robert Stigwood 打了通電話到巴黎近郊的埃魯維爾古堡(Château d'Hérouville)錄音室,音樂史上最強力的救援 Bee Gees 就此登場!

為了《光芒萬丈》……

接下來的故事,有一點眾說紛紜,某些細節並不能完全兜起來,可能是因為當時無論是 Robert Stigwood 或是 Bee Gees,他們手邊同時都有不同的 Project 在進行中,短時間內發生了太多事件,一切來得太快、太突然。

Bee Gees 全軍開拔到埃魯維爾錄音室時,他們的首要任務應該是要錄製新專輯的。從 1975 年起,每年年初就是他們進錄音室準備灌錄新專輯的時刻,而選擇到巴黎附近的埃魯維爾古堡,據說是該古堡有名氣、租金又便宜。

Robert Stigwood 在 1977 年原本為 Bee Gees 所安排的電影計畫,是要和當紅的彼德.富蘭普頓(Peter Frampton) 主演一部歌舞電影《光芒萬丈》(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為此他已經談好要由前披頭四(Beatles) 的製作人喬治.馬丁(George Martin)來製作整張原聲帶唱片,Bee Gees 也對能與 George Martin 合作感到興奮不已。


↓ Bee Gees 於電影《光芒萬丈》中的扮相。
Bee Gees in Sgt Pepper

若一切都照預定計畫進行,1977 年 Bee Gees 並沒有時間投注太多心力於新專輯的錄製,與接踵而來的宣傳行程,故 Robert Stigwood 衡量整個情勢後,臨時通知 Bee Gees 暫停新專輯的錄製工作,改推出現場演唱專輯 "Here at Last...Bee Gees... Live",來當做他們 1977 年的主打專輯。

工作繁重的一年

但另有一個說法,說 Bee Gees 當年會到法國錄音,其主要目的就是為了現場專輯 "Here at Last...Bee Gees... Live" 的混音。由於該專輯是錄自美國洛杉磯的演出,為了稅率的考量,才會刻意跑到美國以外的錄音室後製。

無論哪種說法為真,1977 年年初,Bee Gees 一行人在與世隔絕的埃魯維爾古堡努力工作著,他們並不在 Robert Stigwood 的 "Tribal Rites of the New Saturday Night" 的電影計畫當中,而是要主演、主唱另一部野心更大、投資更多的電影《光芒萬丈》。

Robert Stigwood 把一連串繁重的工作,全都往創造力正值顛峰的 Bee Gees 身上堆砌,他一心想把 Bee Gees 力捧成影、歌雙棲的巨星。但簽下滾石樂團的計畫失敗之後,Robert Stigwood 決定先把《光芒萬丈》的拍攝工作稍微押後,讓 Bee Gees 先投入 "Tribal Rites of the New Saturday Night" 的原聲帶錄製。

Robert Stigwood 打電話向在法國的 Bee Gees 求援時,Bee Gees 已經大致完成了現場專輯的混音(這個工作原本就是以錄音師 Karl Richardson 和 Albhy Galuten 為主,Bee Gees 只是在旁協助),而且已經寫了好幾首預定要放在新專輯裡的歌曲——可見新專輯的籌製工作並沒有停歇。這些歌曲,就成了《週末的狂熱》原聲帶的骨幹。

Fever Session

一般說來,Bee Gees 為電影《週末的狂熱》新創作了五首歌曲,包括有 "How Deep Is Your Love"、"Stayin' Alive"、"Night Fever"、"If I Can't Have You" 和 "More Than a Woman"。這五首歌大部分是寫於埃魯維爾古堡、在當地錄了試唱帶(Demo),而回到邁阿密的 Criteria Studios 正式錄音完成(大約是在 1977 年 4 月左右)。 其實在這整個被稱為 "Fever Session" 的錄音時程裡,Bee Gees 創作的不只是這五首歌。

Yvonne Elliman要特別提到 "If I Can't Have You" 和 "More Than a Woman"。 這兩首歌原已分別交由Yvonne Elliman 和 Tavares 演唱,故 Bee Gees 的版本只處於試唱的狀態,直到最後決定也把 Bee Gees 的版本加進到原聲帶唱片裡,才臨時以試唱帶為基礎加強、補足了某些部分,而這些後製工作是 1977 年 9 月在洛杉磯的 Cherokee Studios 完成的,當時 Bee Gees 已經在進行《光芒萬丈》的原聲帶錄製工作,而《週末的狂熱》原聲帶的推出已迫在眉睫。

若從環球唱片公司所保留的檔案資料來看,當年 Bee Gees 的錄音筆記將他們所錄下的試唱帶分成三組,第一組依序是 "If I Can't Have You"、"Night Fever"、"Warm Ride" 和 "More Than a Woman";第二組則包括了兩首抒情曲 "How Deep Is Your Love" 和 "(Our Love) Don't Throw It All Away";第三組,就只有 "Stayin' Alive"。

從日後的訪談中,可確知 "If I Can't Have You" 是最早創作的;而"Night Fever" 要早於 "Stayin' Alive" 完成,這也是很肯定的,至於其他歌曲的創作順序就不是很確定了。

為電影打頭陣

"How Deep Is Your Love" 原先有打算要給同唱片公司的夏威夷女歌手 Yvonne Elliman 來唱,但 Robert Stigwood 聽過 Bee Gees 錄下的試唱帶後,馬上就推翻了這個建議。「我非常堅持我的看法,」Robert Stigwood 說,「因為當我聽到 Bee Gees 的演唱,那真是我所聽過最動人的抒情曲之一了。」Yvonne Elliman 後來為電影所唱的,是 Bee Gees 的另一首創作 "If I Can't Have You"。

此曲的共同製作人兼錄音師 Karl Richardson,從他口中所講述此曲的故事,和許多報導並不盡相同。例如他回憶,"How Deep Is Your Love" 是專為電影所創作,而且從一開始就打算要由 Bee Gees 自己來演唱。

Billboard - 1978-01-07當他提到這首歌曲的錄製時,他說他記得 Barry Gibb 是在中午左右來到樂團鍵盤手 Blue Weaver 身旁,Barry 對 Blue Weaver 說:「Blue,我有首歌可以給你錄成唱片!」這首歌就是 "How Deep Is Your Love"。他們是在法國將此曲錄成試唱帶,但那並不是最終的發行版。「在當時,我們在法國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來幫專輯混音。而我們已在邁阿密預訂好了錄音室,所以最終版的演唱和器樂是在佛羅里達錄的。」

"How Deep Is Your Love" 被選為原聲帶專輯的第一首單曲,而且在單曲發行當時,電影根本就還沒上映;Robert Stigwood 不愧是以唱片事業起家的娛樂圈人物,他的思考方式不同於其他的電影行銷人員;他的想法是,先以一首成功的單曲,來為即將上映的電影打開知名度。或許會這麼做,乃因為《週末的狂熱》是一部低成本的電影,片中缺乏具有票房號召力的巨星參與(約翰.屈伏塔在當時只是個電視演員),電影歌曲若能暢銷,會是電影最佳的宣傳。

《週末的狂熱》全片以迪斯可為主,而選擇以一首抒情曲來打頭陣,不禁令人感到意外。其實,一般唱片公司在年底為了「應景」,都傾向推出抒情歌曲,這好比是電影公司多喜歡在聖誕節檔期上映溫馨、感人的家庭片一樣。"How Deep Is Your Love" 是 Bee Gees 連續三年在年底所推出抒情單曲(1975 年是 "Fanny (Be Tender with My Love)";1976 年是 "Love So Right"),而且這個成功模式還會持續到下一年。

Easy Listening Chart - 1977-11-26"How Deep Is Your Love" 是首通用的情歌,單曲 B 面的 "Can't Keep a Good Man Down",則是取自他們的現場演唱專輯,並不是原聲帶中的歌曲。也就是說,這張唱片並沒有「爆雷」,它沒有提供任何劇情或其他配樂的線索,在打響電影知名度的同時,還保持了電影的神秘感。

締造一連串光輝紀錄

"How Deep Is Your Love" 在 1977 年 9 月 24 日進入到 Billboard 單曲榜,名列第 83 名。13 週之後,就在 1977 年的聖誕夜當天,登上了全美排行冠軍王座,並且跨年蟬聯了三週,成為 Bee Gees 在美國的第四首冠軍曲。"How Deep Is Your Love" 的封王,開啟了 RSO 唱片公司在 Billboard 單曲榜連續雄踞王座達 21 週之久的霸業,在這長達近半年的時間裡,美國的冠軍單曲上頭,全都有著 RSO 著名的「紅牛」標誌。

而且 "How Deep Is Your Love" 的登頂,也終結了當年黛比.潘(Debby Boone)〈你照亮了我的生命〉(You Light Up My Life)長達十週之久的王位統治;這首歌也是 Bee Gees 的第一首成人抒情榜冠軍曲,且蟬聯該榜冠軍達六週之久。

"How Deep Is Your Love" 在 Billboard 單曲榜的前十名總共停留了有 17 週,改寫了自己小老弟 Andy Gibb 成名曲 "I Just Want to Be Your Everything" 才剛寫下的 16 週紀錄。此外,"How Deep Is Your Love" 還幫 Bee Gees 贏得了 1978 年葛萊美獎的「年度最佳流行樂團獎」,頒獎典禮是在 1978 年 2 月 23 日舉行,當時 "How Deep Is Your Love" 還高居單曲榜的 Top 10 之列。



 

How Deep Is Your Love

(B., R. & Maurice Gibb)

I know your eyes in the morning sun
I feel you touch me in the pouring rain
And the moment that you wander far from me
I wanna feel you in my arms again

And you come to me on a summer breeze
Keep me warm in your love
and then softly leave
And it's me you need to show

How deep is your love
(How deep is your love, how deep is your love)
I really need to learn
'cause we're living in a world of fools
Breaking us down
When they all should let us be
We belong to you and me

I believe in you
You know the door to my very soul
You're the light in my deepest darkest hour
You're my saviour when I fall
And you may not think
I care for you
When you know down inside
That I really do
And it's me you need to show

How deep is your love 
(How deep is your love, how deep is your love)
I really need to learn
'cause we're living in a world of fools
Breaking us down
When they all should let us be
We belong to you and me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And you come to me on a summer breeze
Keep me warm in your love
and then softly leave
And it's me you need to show

How deep is your love 
(How deep is your love, how deep is your love)
I really need to learn
'cause we're living in a world of fools
Breaking us down
When they all should let us be
We belong to you and me

How deep is your love 
(How deep is your love, how deep is your love)
I really need to learn
'cause we're living in a world of fools
Breaking us down
When they all should let us be
We belong to you and me

How deep is your love 
(How deep is your love, how deep is your love)
I really need to learn
'cause we're living in a world of fools
Breaking us down
When they all should let us be
We belong to you and me

你愛有多深

(貝瑞、羅賓與模里斯.吉布)

晨光中,我懂得你的眼神 
暴雨下,我感到你的撫觸
當你離我遠走的那一刻
我好想重溫你在我的懷中的感覺

你乘著夏日微風來到我身邊
用你的愛呵護我溫暖
然後又悄然離去
而你該向我清楚表明……

你愛我有多深?
(你愛我有多深?有多深?)
我真該好好學得教訓
因我們活在一個傻子的世界裡
強行將你我拆散
當他們都該成全我倆之時
我們只屬於你,只屬於我

我信任你
你知道通往我靈魂深處的大門
你是我深陷最黑暗時刻時的明燈
你還是我沉淪時的救主
而你或許會以為
我不怎麼在乎你
但在內心深處,你明知道
我是真的在乎
而你該向我清楚表明……

你愛我有多深?
(你愛我有多深?有多深?)
我真該好好學得教訓
因我們活在一個傻子的世界裡
強行將你我拆散
當他們都該成全我倆之時
我們只屬於你,只屬於我

吶吶吶吶吶,吶吶吶吶吶吶吶吶吶
吶吶吶吶吶吶吶吶吶吶吶
吶吶吶吶吶吶吶

你乘著夏日微風來到我身邊
用你的愛呵護我溫暖
然後又悄然離去
而你該向我清楚表明……

你愛我有多深?
(你愛我有多深?有多深?)
我真該好好學得教訓
因我們活在一個傻子的世界裡
強行將你我拆散
當他們都該成全我倆之時
我們只屬於你,只屬於我

你愛我有多深?
(你愛我有多深?有多深?)
我真該好好學得教訓
因我們活在一個傻子的世界裡
強行將你我拆散
當他們都該成全我倆之時
我們只屬於你,只屬於我

你愛我有多深?
(你愛我有多深?有多深?)
我真該好好學得教訓
因我們活在一個傻子的世界裡
強行將你我拆散
當他們都該成全我倆之時
我們只屬於你,只屬於我

翻譯:Fafner


創作背景

在創作 "How Deep Is Your Love" 時,最大的功臣該算是 Bee Gees 樂團裡的鍵盤手 Blue Weaver(右下圖後排右一)。

「有天早上,錄音室裡就只有我和 Barry 兩個人,」Blue Weaver 回憶說。「他說:『彈個你所知最美的和絃吧!』於是我就彈了起來……後來,就是我對著他彈和絃,而他說:『不對,這個和絃不對。』 因此我就不停地變化彈奏,直到他說:『沒錯,這個就對了!』我們就從那個和絃開始。之後我又彈了別的東西——有時我會跟著他已經想好的旋律線來彈,有時幾乎是我用鋼琴引導他來到別的旋律……我記得 Robin 在某個時間點有加入。Albhy (Galuten) 也有進來,就在我彈著某個轉位和絃時,他說:『噢,不!我想不該用那個轉位和絃,應該用這個才對。』然後我們就改了過來,但當 Albhy 加入時,整首歌差不多已經成形了。」 

Bee Gees Band in 1976"How Deep Is Your Love" 曾經捲入「抄襲」官司,而且在 1983 年的審判過程中,陪審團判定 Bee Gees 敗訴,這當時在歌唱界是一件非常震憾的新聞(關於此案詳情,請參見:Selle v. Gibb - How Deep Is Your Love 的「抄襲」官司)。在審判過程中,Blue Weaver 提供了他當年的工作錄音帶,而 Barry Gibb 則針對此曲的創作過程提出說明:「當時的想法,是讓 Blue Weaver 彈奏和絃,再經由我的大腦,將所聽到的和絃轉換成歌曲。」Barry Gibb 更進一步解釋,在當晚和第二天,Robin 和 Maurice 都加入了,而他們一起寫出了歌詞、和聲,以及歌曲內的短旋律。

歌詞分析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首有著普遍吸引力的歌曲,」Robin Gibb 說。「並不是每首歌都具有這種能力,但我認為那些有此能力的,不是存在於音樂本身,就是存在於歌詞當中,也可能是存在於某句歌詞中某人所說的某件事,讓人每次在聽到這首歌時,會情不自禁地感染到這種普遍的吸引力。這類歌曲檢視了人的個性,但卻沒有提及角色的男女性別。歌曲中普遍的隱含意義打動了每個人。它就像是一首你聽了之後卻不會感到厭倦的歌。我認為 "How Deep Is Your Love" 是這類你可以一聽再聽而永遠聽不膩的歌,就是基於這樣的理由。」

這首 Bee Gees 最著名的抒情歌曲,有著典型 Bee Gees 式的抒情歌詞——引人入勝的標題和重覆句,不甚明確的情境和角色敘述,再加上一些陳腔爛調的文字堆砌。Robin Gibb 認為此曲有著「普遍吸引力」(universal appeal),它的訴求是整體性、一般性的,因此它可以打動每個階層的聽眾,不分男女老少,大家都喜愛它、傳頌它。

How Deep Is Your Love - single - alt cover分析起來,此曲所唱的故事,依舊是和過去介紹過的幾首抒情曲類似,情人毫無來由的離去,讓留下來的人感到悵然,他思念著情人,憶起對方的美好,但也不禁質疑對方用情的真誠與投入的程度。

歌詞中可看出,這對苦命鴛鴦分離的原因,可能是受到來自外界的壓力,所以主角有點憤世嫉俗地說「我們活在一個傻子的世界裡」,而對方受不了這種壓力而與之仳離,因此主角才會有著「你愛我有多深」的疑問。

歌詞的第一句是 "I know your eyes in the morning sun",主角說在早晨的朝陽之下,仍能「懂得」對方的眼神,這裡的「懂得」,代表了解與愛意,而「朝陽」則暗指兩人所處的溫馨環境與親密關係;下一句 "I feel you touch me in the pouring rain",是把場景移到了險峻的環境之下,「暴雨」可以是實際的雨,也可以是現象的比喻,如之前我不斷說的,Bee Gees 特別愛用「雨」來設定外在環境,而這也代表了內在的陰鬱與失落。這兩句話,可簡單解讀為:「在順境中,我感受得到你的愛意;在逆境中,我也感受得到你的支持。」


↓ 《週末的狂熱》電影最終,當 "How Deep Is Your Love" 歌聲響起,Bee Gees 唱到 "I know your eyes in the morning sun" 時,畫面正好是 Stephanie 意味深長的眼神…
I know your eyes in the morning sun... from Saturday Night Fever

我想特別指出的,是歌詞中 "know" 和 "eye" 的對應。副歌之後所唱的 "You know the door to my very soul",可說是第一句 "I know your eyes in the morning sun" 的補充。「眼睛」是「靈魂之窗」,所以這兩句唱的是差不多的東西,也就是說兩人彼此之間已建立起相知的默契,而從對方的眼神中就可心領神會。

編曲與演唱

Blue Weaver 談到 "How Deep Is Your Love" 的錄製時,說:「我們大概是凌晨十二點或一點鐘開始的,而試唱帶則大約是凌晨三點或四點時錄好……在試唱帶裡彈鋼琴的是 Albhy —— 我當時不是醉倒就是已經回床上躺平了……第二天早上我醒來後聽了……再配了些絃樂上去,就完成了。後來回到 Criteria 錄音室後我們正式錄音。和絃還有其他部分完全都沒有變動——試唱帶和 Criteria 正式錄音的唯一不同之處,是改由我來彈電鋼琴,而這就成了整首歌曲的根基。是鋼琴聲塑造出了這首歌曲的情境。」

而演唱方面,Barry Gibb 揚棄了他當時最熱門的假聲,而以他正常的歌喉擔任主唱。在此,Bee Gees 似乎找出了讓他們原音與現代流行音效共存的方法,他們用真摰、誠懇的原聲來演 唱主旋律,佐以複雜、多重的和聲襯底,而細微、尖銳的假聲,隱隱約約地浮在和音層的上方,引領著一層又一層柔美的音牆,再搭配簡單、輕柔的器樂,讓此曲顯得單純卻又繁複、典雅卻不陳舊,在傳統之間仍保有新穎的魅力。

「這首歌所聽到的許多結構,是在後來加上去的,」Barry Gibb 說。「我們在歌詞上並沒有做出任何改變,但以歌曲的結構而言,我們錄音的方式和我們寫曲時的方式是有些許不同。我想,一點小改變讓歌曲變得更好……我們覺得歌名 "How Deep Is Your Love" 很完美,因為這個詞具有太多涵義在內,言簡意賅。




4 意見:

海天一色 提到...

一、Fafner的「How Deep Is Your Love」專文,看了真是飽足,如化為書紙,那就真的「愛不釋手」了。也因此重溫起「週末的狂熱Saturday Night Fever」這部電影,因雋永歌曲的密合,「How」成為電影結尾的經典;在此,容我毫不保留對「詞曲創作者、演唱者、電影配樂者、導演」等大聲稱讚。

二、看電影時我才高中,那還是一個莽撞懵懂的青少年;片尾和著「How」曲,當初那種溫沁的餘韻,想抓也回不去了。現今有時看電影DVD回味,總可又補回一些,但在現實生活中,終歸是浮空的記憶。我之前在拙文「週末的狂熱憶往及雜感」,對「How Deep Is Your Love」著墨頗深,足以表達我對此曲有很深的感覺。另Fafner有談到電影最終,女主角 Stephanie眼神並附上畫面,真是深得吾心。我對女主角凱倫蓮葛妮(Karen Lynn Gorney)所飾Stephanie一直有好感,片尾Stephanie幾段談話與表情(一顰一笑?),我真極愛阿。會不會太誇張?西洋女影星何其多矣!唉,16歲的情感羈伴作祟吧,要不然,我也想不出原因了。

三、「How Deep Is Your Love」看似抒情小品,但絕不好唱。我有注意到蕭敬騰也翻唱過,雖然加了一些Jazz原素,但我認為還不錯聽,假音、合聲等一些要領都有,是較好版本。

四、「How Deep Is Your Love」歌名,Fafner譯為「你愛有多深」,這當然沒問題。我記得以前看卡帶時,有翻作「卿愛至深」,好「文藝」阿!就因為如此的印象深刻,所以即已隔幾十年了,我還記得呢。同樣的,在1978年Paul Davis的「I Go Crazy」,也有譯為「我為卿狂」,其思考模式疑似同出一轍。

五、講到「I Go Crazy」,也是1978年的歌曲,Billboard最高第7名,但年終金榜它可是第12名,很嚇人。因為它停留在榜內長達37週(或40週?我都搞混了),創了當時紀錄。如有喜歡西洋抒情歌曲選輯者,我是大推此曲,絕不會因年代而走味,愈陳愈香。我有1978、1979年年終金榜前20名的卡帶,真是非常寶貝,這前20名的歌曲都很好聽,且有排行榜加持,是我心目中最具價值的年終金榜(冠軍週數多者,大都名列金榜前矛,絕不會亂搞)。

六、再論歌名(電影片名也是)翻譯,這方面,Fafner是行家,我僅能表達看法。大致上,翻譯會有三種類型,一為按字意,第二是稍作衍伸或形意(符合文化、口語習慣也是歸列於此),第三型則為無限衍伸或中性形容。但是不論何種,都有個原則,不能違反其內容或主題意涵。「你愛有多深」應係第一種,因為這個「How」字太明顯了。Bee Gees主演電影「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被譯作「光芒萬丈」就是第三型,取的莫名其妙但也無可奈何。電影片名把它直譯了,有誰看得懂?又想不出其他字彙,1978年的Bee Gees正在發光高峰,算了,就是「光芒萬丈」了,它有無違反「主題意涵」?嚴格說,沒違反,因為把它「中性」了。流行曲歌名在這方面問題其實不大,反正就是一首歌。電影可就不同,片名的譯稱(甚至部份劇情台詞)在進入90年代後期,簡直「爛」到極點,不多說了,有機會再聊,我只提一點,「李奧納多狄卡皮歐」與「麥特戴蒙」都是大明星,為何片商都要在他們的影片冠加「神鬼」?「神鬼」其名爛也就算了,難道懶惰到連幫另一位明星取另一個爛片名的勁兒都沒有?都不怕影迷觀眾搞混嗎?片名都是會留下紀錄當歷史的,爛片就算了,一線電影也這樣搞,突顯部份片商「無良、無知與無能」。在國內,誰再提電影是文創產業,我會先嗆聲:先把片商教育好再說吧。

七、1982年The Steve Miller Band有一首2週冠軍曲「Abracadabra」,歌名如何譯?直翻嗎?恐不妥,誰都看不懂,翻成「咒語」就清楚了,這應是我舉例的第二型。我在Fafner的版上,有提過70年代的歌曲我很愛聽,其實不光是流行樂,搖滾、鄉村、藍調都很可觀,目前我們所懷念一些偉大歌手、團體,其經典巔峰都在70年代。我要提二首曲子,發表於1972、1973年間,斯時我還是國小生,但總覺的也是冥冥中知曉此旋律,到高中再聽時份外覺得輕切與動聽。
1、Neil Young的「Heart Of Gold」,1972年1週冠軍曲:
最常看到的譯名是「金心」,其他還有「金子般的心靈」、「赤子之心」、「高貴的心」等。「金心」是前述第一種類型的直譯,其他的可歸在第二型。我在高中聽時,滿以為是表達對愛人不變心意之類的,更甚者,國、高中同齡生在烤肉時,會拿著吉他,以情歌演繹方式對女生彈唱起來了。年長後,看了全文及一般翻譯,才知錯的離譜,全曲一句「Love」都沒有,根本不是一般情歌;這也是我之前提的,少年人聽西洋歌,很少深究其意。此曲的譯名重點在「Gold」,所以會有人引經據典排除直譯「金」的譯名,但怎麼辦呢?「金心」好似還是較多人引用,在這方面我是外行,但在「從台灣聽世界」的部落格,有看到此曲的分析-「Heart Of Gold其意『非常慈愛的人格特質;非常體貼誠摯的心』,譯作『赤子之心』亦可謂貼切」。一併參考吧。

2、Cher的「Half Breed」,1973年2週冠軍曲:
譯名「混血兒」、「雜種」。在我還是懵懂未知的70年代,較之Heart Of Gold,Half Breed更具流行熱度,它的前奏就是一股熱血,強烈搖滾節奏,搭著主唱渾厚力道的吶喊,都會讓人隨之憤忿發洩心中鬱結,尤其是「Half-breed,that's all I ever heard」 開始的三小段副歌,反正就跟著唱「Half-breed」就對了。後來在高中時,有同學說「Half-breed少唱」,為何呢?「因為這是講對方雜種」。天阿,搞了半天,從國中起跟人瞎起鬨的「Half-breed」副歌是雜種之意,以現代話語,就是「臉上三條線」!成年懂事後,倒也還好,「混血兒」、「雜種」一線之間,中性看待吧。「混血兒」是事實陳述,「雜種」是汙辱罵語,而就台灣民情來說,是要分開的。70年代國小、國中不懂事的男生,是很喜歡罵「雜種」這類的詞,但有時你又會聽到一個聲音「不同種交配的,不是雜種是什麼?」這類的詭辯;殊不知「雜種」一詞,不光是種族、國籍、膚色之混血關係那麼單純,它還影射父母不倫下的血親關係呢,誠屬羞辱濫罵無疑。隨著時代進步,大家都接受「混血兒」這樣的形容事實,益發覺得「雜種」低劣粗鄙不可取。因此,「Half Bleed」譯名多以「混血兒」為主。但還是有個問題,中譯名是用台灣的角度,但Cher個人呢?在那幾段副歌中,她厲聲吶喊的「Half-breed」到底是想唱「混血兒或小雜種」?在瞭解Cher與歌曲的背景故事及關聯後,「Half-breed」難道不是她發洩怒喊的「小雜種」?並反射出「我就是,你要怎樣?」的心理?

附帶一提,初聽此曲時,我總以為是男生所唱,過了好多年,當知原唱是Cher時,又吃了一驚,這種音色太有辨識度,太有個性了,「Half Breed」真是Cher的永恆經典名曲。

Masin 提到...

就像文中講到的"普遍吸引力",能夠被稱之為經典樂團,就是能做出雋永的歌曲,這首歌不管在旋律或是歌詞都達到了這個條件,不管在那個年代,相信都會是排行榜上的亮點!!Youtube上也有人PO了這首歌創作過程的錄音檔,只能驚嘆這些音樂天才在創造一首歌曲時所展現的音樂能力!!Bravo!!!

至於Fafner提到的官司風雲我也曾在某篇文章看過,但也只是帶過,不知能否請Fafner稍微介紹一下~感謝您!!!

海天一色每一篇留言都可以在編輯成冊!!!太佩服了~感謝兩位前輩,從你們的交流中也讓我學習到更多!!!很羨慕前輩們可以在擁有美好音樂的黃金年代成長!!!只能靠你們的回憶讓我過過乾癮囉~~

Fafner 提到...

To 海天兄:

中譯的問題,考慮到Bee Gees三兄弟都不是文藝青年,他們的文字向來比較簡單、直接,故我也盡量避用太「雅」的詞彙(當然也是我能力有限)。中譯歌詞,僅當做是參考就好,我是為了討論起來方便才翻的;同首歌我若過一陣子再翻,可能文字會大不相同,有時今天翻了覺得滿意,明天看了又覺得很怪,所以我翻完後,短時間內會避免再去看它,省得會一改再改……

Cher 的歌聲很獨特,我比較喜歡她的 "Gypsys, Tramps and Thieves",但不知為何,我每聽這首歌,總是會直接聯想到 "Indian Reservation"。

以「中性」歌聲聞名的,80 年代的 Alison Moyet 和 Tracy Chapman 也很有特色。


To Masin:

我正在寫,就快了……

Alan Chao 提到...

一直很好奇0:57那個很像有人在歡呼的聲音是怎麼回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