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Samantha Sang - Emotion

quill mark

Bee Gees 最顛峰的 1978 年,Gibb 家的四兄弟聯手創下許多排行紀錄。但是,除了 Bee Gees 本身的歌曲之外,不論是么弟 Andy Gibb 的曲子,或是和《週末的狂熱》同時創作的 "If I Can't Have You" (由 Yvonne Elliman 演唱)、為電影《火爆浪子》所寫的主題曲 "Grease" (由 Frankie Valli 演唱),都不如另一首由「非 RSO」唱片公司所發行、其演唱者也與 Gibb 家族沒有親戚關係的 "Emotion",來得更具有「Bee Gees 味」。

Samantha Sang 以假亂真

Emotion - Samantha Sang"Emotion"  是 1977 年底由 Private Stock 唱片公司所發行的一首單曲,灌錄者是來自澳洲的女歌手 Samantha Sang。此曲不論是演唱或是和聲,均足以「以假亂真」,教人會錯以為是 Bee Gees 的另一首新曲。

當然,"Emotion" 那強烈的 Bee Gees 風格,並不是憑空模仿出來的,因為此曲是由 Bee Gees 成員和他們當時的製作團隊,一起通力合作所完成的產物。

Samantha Sang 原名 Cheryl Gray,她來自澳洲墨爾本,她雖然從小就進入歌唱界(11 歲時就上過墨爾本的電視節目,15 歲簽約出唱片),以她生於 1951 年來計算,應該是和 Bee Gees 在澳洲時有相當長的重疊期,但在當時,他們顯然沒見過面,彼此也不認識對方。

Cheryl Gray 在 1967 年時,有了她第一首澳洲的暢銷曲 "You Made Me What I Am",此曲曾打入澳洲流行榜前十名,但當時 Bee Gees 應該已經離開澳洲了。

1969 年 7 月,芳齡 17 的 Cheryl Gray 偕同父母一同遠赴英國,他們也想追隨像 Olivia Newton-John 或是 Bee Gees 等前輩們的發跡腳步,到倫敦去碰碰運氣。在英國停留期間,Cheryl Gray 拜訪了幾間錄音室,錄下了一些試唱帶,但是沒得到什麼具體的回應。

就在他們已經訂好票,準備啟程返澳的當天凌晨一點,他們住處門前出現了一位不速之客,他說他名叫 Barry Gibb

成了 Robert Stigwood 旗下的藝人

當時的 Bee Gees,正遭逢 Robin Gibb 離團的打擊,Barry 和 Maurice 積極地考慮接下來 Bee Gees 的走向;其中,開設自己的唱片製作公司,亦是他們非常熱衷的選項。在前一天晚上,Barry Gibb 與他在雪梨時的故交一起吃飯,這故交同時也是 Cheryl Gray 的朋友。飯後他放了 Cheryl Gray 在澳洲的那首 "You Made Me What I Am" 給 Barry Gibb 聽,Barry 聽了之後,很欣賞 Cheryl Gray 的嗓音,又得知 Gray 現今人就在倫敦,於是馬上就問明住處殺過去劫人。

The Love of a Woman - Samantha SangBarry Gibb 的引薦下,Robert Stigwood 為 Cheryl Gray 安排了幾次錄音,以及一次規模上百人的音樂廳現場演唱。在通過這重重考驗之後,Cheryl Gray 成了 Robert Stigwood 旗下唯一的簽約女藝人。

Robert Stigwood 決定要好好捧紅 Cheryl Gray。Barry 和 Maurice 的唱片公司計畫一直沒有付諸實現,但是他們向來對幫旁人寫曲和製作唱片有著濃厚的興趣,因此 Cheryl Gray 就是他們印證能力的最佳試驗品。

新的單曲唱片很快地錄製完成,是由 Barry 和 Maurice 兩人共同譜寫的 "The Love of a Woman"(但在宣傳廣告上,只特別聲明:由 Barry Gibb 寫曲、製作),而 B 面的曲子,亦是兩兄弟合寫的 "Don't Let It Happen Again"。

滿州醫生的後代

單曲唱片是交由當時隸屬於EMI 旗下的 Parlophone 唱片公司發行。在發行前夕,Robert Stigwood 覺得 "Cheryl Gray" 這個名字,和他所要賦予她的形象不合,故在最後關頭,將她易名為 Samantha,並借用她曾祖父的姓氏 Sang,而成了 Samantha Sang ——據說,Cheryl Gray 的這位先祖,是來自中國東北的「滿州醫師」(Manchurian surgeon and herbalist)。所以這個藝名,或許該翻為「桑」曼莎;另外,取 Sang 為姓,也為了方便 Robert Stigwood 以她很會「唱歌」(sang) 來當宣傳訴求,例如 Robert Stigwood 當初為新單曲打廣告的標語就是:"Samantha Sang, and the world listened to 'The Love of a Woman'"。

被寄予厚望的這首單曲,表現得令人失望。Billboard 雜誌在 1978 年一則 Samantha Sang 的報導中,說此曲在歐洲曾是一首暢銷曲,但根據手邊的資料,並找不到相關的排行成績,只說這首曲子連在她的家鄉澳洲都不算成功,更遑論其他地區了。

一次失敗,並不能阻止 Robert StigwoodBee Gees 的熱情,他們緊接著籌劃灌錄第二張單曲,但此時英國移民局找上門了,以觀光簽證來到英國的 Samantha Sang,被強硬的移民局官員命令離境,Robert Stigwood 想遍了各種方式,甚至連「假結婚」這招都快用上了,還是無法改變移民局的決定。17 歲的 Samantha Sang 只得黯然地離開英國,這一次逐夢之旅雖有貴人相助,但仍是以夢碎收場。

Billboard Samantha Sang AD

回到澳洲,Samantha Sang 仍繼續她的歌唱事業,當個地區性的歌手;而 Bee Gees 本身也經歷了大起大落。終於,在更大的美國市場,Bee Gees 重新振作了起來,他們的聲望也逐漸要到達顛峰。

古堡的重逢

一轉眼間來到 1977 年,Samantha Sang 仍過著四出走唱的生活,這一次,她到南斯拉夫(現已分裂成塞爾維亞等多個國家)參加一項音樂祭活動,她的經紀人 Bill May 打聽到 Bee Gees 一行人正在巴黎近郊的埃魯維爾古堡(Château d'Hérouville),於是她在經過巴黎的時候就特地去到古堡拜訪。Barry Gibb 親口承諾要再幫她寫一首曲子,Samantha Sang 大喜過望,她說她想唱些比較情緒性、激昂一點的情歌,但 Barry Gibb 說:「我想要寫首輕柔的抒情曲,以展現妳軟調的音色。」

大約一個月後,Samantha Sang 收到一卷試聽帶,裡面的歌曲是 Barry GibbBlue Weaver 在古堡時共同寫下的 "(Our Love) Don't Throw It All Away", Barry Gibb 也同時致電,要她立即來佛羅里達錄音。

但當 Samantha Sang 人抵邁阿密,Barry Gibb 宣稱:「我想我又更上層樓了!」他播出他才剛和 Robin Gibb 完成的新曲 "Emotion",要 Samantha 從兩首中選一首來唱。

Samantha Sang 才聽了前幾小節新曲後,就做出了決定:「我選 "Emotion",謝謝。」

錄音地點在 Bee Gees 的大本營 Criteria Studios,由當時 Bee Gees 製作團隊 Karl Richardson、Albhy Galuten 加上 Barry Gibb 共同製作,整個錄製工作花費了四個星期。但很意外地,RSO 放掉了這首歌曲,有人說這是 Robert Stigwood 在那幾年所犯下的極少數錯誤之一。

Billboard - 1978-03-18 - HighlightedSamantha Sang 的經紀人 Bill May 只得帶著這首曲子,四處找尋唱片公司出版。May 說有十一家唱片公司,包括 Epic 和 Janus 等大廠,皆表達了發行意願,但他最後選了 Private Stock 這家相對之下很迷你的唱片公司(Private Stock 當時最有名的藝人是 Frankie Valli)。「因為該公司以快速出版單曲而聞名。他們只用了七天就發行了這首單曲,」Bill May 解釋說。

太多的 Bee Gees,過少的 Samantha

"Emotion" 很快就上市,在 Bee Gees 熱潮前夕的 1977 年 11 月擠進了排行榜,在 1978 年 3 月 18 日和 25 日,連續兩周奪得 Billboard 單曲排行第三名;而根據另一份排行刊物《錢櫃雜誌》(Cash Box) 的排名,"Emotion" 是 1978 年 3 月 11 日的冠軍曲。 此曲的銷售成績也相當驚人,在美國是一張銷量超過兩百萬張的白金單曲唱片。

"Emotion" 幫 Bee Gees 完成了多項排行史上的紀錄,而對 Bee Gees 或是 Barry Gibb 而言,此曲最大的意義,在於提振了他們在寫曲、製作上的信心。從一出道起,這三兄弟就常有幫其他藝人寫曲的企圖,但向來都是被打了回票;而如今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歌者,能藉由他們的幫助,在市場上獲得極大的成功(Yvonne Elliman 的冠軍曲 "If I Can't Have You",Bee Gees 只負責寫曲,製作的另有其人,而且發行時間稍晚於 "Emotion"),可見得現在的他們,已經具備有專業的實力了。

RSO 唱片部的總裁 Al Coury 在 "Emotion" 還在排行榜上竄升時,為 RSO 沒有簽下這首歌的發行權而提出辯白:「這首歌在錄製時,我就聽過不同時期的各種版本,也明白這首歌具備大紅的潛力。但我覺得此曲掛在別家唱片公司的商標之下,會有更大的成功機會。假如發行的是 RSO,廣播界的人們會認為 RSO 又在強推 Bee Gees 的暢銷曲了。我們只是不那麼迫切需要一首暢銷單曲,」他接著表示。「當時我們口袋裡還有不少曲子要推, 我們不想在沒有足夠促銷時間時再接納一首新曲。」

Al Coury 還覺得:「這首單曲有著太多 Bee Gees,而不足量的 Samantha Sang,以長遠來看,這對一個新藝人而言並不是一件好事。我同時也覺得,若在別家唱片公司旗下發行,Barry Gibb 會以製作人的身分得到更多的認同。」

Al Coury 的這番話,像是預言般地應驗了。在缺少 Bee Gees 的大力支援後,Samantha Sang 後來的專輯和單曲,均未能引起樂迷們的絲毫興趣了。


Samantha Sang - Emotion

Emotion

(Barry & Robin Gibb)

It's over and done
But the heartache lives on inside
And who's the one you're clinging to
Instead of me tonight

And where are you now
Now that I need you
Tears on my pillow
Wherever you go
I'll cry me a river
That leads to your ocean
You never see me fall apart
In the words of a broken heart

It's just emotion that's taken me over
Tied up in sorrow, lost in my soul
But if you don't come back
Come home to me, darling
You know that
There'll be nobody left in this world
to hold me tight
Nobody left in this world to kiss goodnight
Goodnight, goodnight, goodnight......

I'm there at your side
I'm part of all the things you are
But you've got a part of someone else
You go to find your shining star

And where are you now
Now that I need you
Tears on my pillow
Wherever you go
I'll cry me a river
That leads to your ocean
You never see me fall apart
In the words of a broken heart

It's just emotion that's taken me over
Tied up in sorrow, lost in my soul
But if you don't come back
Come home to me, darling
You know that
There'll be nobody left in this world
to hold me tight
Nobody left in this world to kiss goodnight
Goodnight

And where are you now
Now that I need you
Tears on my pillow
Wherever you go
I'll cry me a river
That leads to your ocean
You never see me fall apart
In the words of a broken heart

It's just emotion that's taken me over
Tied up in sorrow, lost in my soul
But if you don't come back
Come home to me, darling
You know that
There'll be nobody left in this world
to hold me tight
Nobody left in this world to kiss goodnight
Goodnight, goodnight... goodnight

In the words of a broken heart
It's just emotion that's taken me over
Tied up in sorrow, lost in my soul
But if you don't come back
Come home to me, darling
......

激情

貝瑞與羅賓.吉布

已經結束,無可挽回
但傷痛仍在心裡滋長
而今夜你正緊擁何人
捨我而代之呢?

現你人在何方
我正需你相伴
淚流沾溼我枕
無論你去到何處
我將泣哭成河
匯流入你的汪洋
你卻不曾見我崩潰
以心碎之語傾訴……

就是這種情緒,完全掌控了我
深困於傷悲之中,迷失了自己
但若你再不回來
回到有我的家中,愛人
你知道
這世上再無人能將我
深擁入懷
這世上再無人可睡前吻安
晚安,晚安,晚安……

有我伴你身旁 
你身為何,我皆與共
但你已另得他人相與
你去追尋你的閃耀之星

現你人在何方
我正需你相伴
淚流沾溼我枕
無論你去到何處
我將泣哭成河
匯流入你的汪洋
你卻不曾見我崩潰
以心碎之語傾訴……

就是這種情緒,完全掌控了我
深困於傷悲之中,迷失了自己
但若你再不回來
回到有我的家中,愛人
你知道
這世上再無人能將我
深擁入懷
這世上再無人可睡前吻安
晚安

現你人在何方
我正需你相伴
淚流沾溼我枕
無論你去到何處
我將泣哭成河
匯流入你的汪洋
你卻不曾見我崩潰
以心碎之語傾訴……

就是這種情緒,完全掌控了我
深困於傷悲之中,迷失了自己
但若你再不回來
回到有我的家中,愛人
你知道
這世上再無人能將我
深擁入懷
這世上再無人可睡前吻安
晚安,晚安……晚安

以心碎之語傾訴……
就是這種情緒,完全掌控了我
深困於傷悲之中,迷失了自己
但若你再不回來
回到有我的家中,愛人
……

中譯:Fafner


創作背景

Bee Gees 在法國古堡內所寫的歌曲,是《週末的狂熱》電影原聲帶的骨幹,而其中沒有被採用的,是一首和 "How Deep Is Your Love" 錄在同一卷試聽帶裡、鍵盤手 Blue Weaver 都在寫曲時做出巨大貢獻的抒情曲 "(Our Love) Don't Throw It All Away"。

如之前在介紹 "How Deep Is Your Love" 時所述(請見:你愛有多深:Bee Gees - How Deep Is Your Love),"How Deep Is Your Love" 原本是有打算交給 Yvonne Elliman 來唱;故可推測,這卷試聽帶所錄下的歌,除了都是抒情曲外,也都想要提供給其他藝人演唱。而 "(Our Love) Don't Throw It All Away" 更可能在創作時就決定交由 Samantha Sang 這位「外人」演唱,故就沒有收錄在電影原聲帶裡。

Emotion - Japanese Single回到邁阿密之後,Bee Gees 補錄、加強了三首他們自己演唱的歌曲,而就在這期間,Barry Gibb 召來 Samantha Sang,並在她到訪前,忽然生出了 "Emotion" 這首新曲,而成了 Samantha Sang 的暢銷曲。

Barry Gibb 說 "I think I've topped myself." 表示他對 "Emotion" 非常滿意。"Emotion" 標注的寫曲者是 Barry 和 Robin Gibb,我們雖然不知道是在什麼樣的狀況下,讓這兩兄弟在繁忙的錄音、後製期間,又湊在一起合寫了這首歌曲,但從過去的成果看來,Robin GibbBarry Gibb 這個組合的創作曲,似乎特別適合女性來詮釋,如他們 1975 年的 "Come On Over",在 1976 年 Olivia Newton-John 不但翻唱,還成了她新專輯的標題曲;後來 Barbra Streisand 紅遍全球的 "Woman in Love",也是出 Barry 和 Robin 之手。

或許,Robin Gibb 本身就有點多愁善感,才能搭配寫出女性化較強烈的歌曲;Samantha Sang 第一次挑戰英國市場失利,可能就是因為當時 Robin Gibb 不在所造成的吧!

歌詞分析

"Emotion" 這首歌,從以前開始,就被譯為「情感」或「激情」。嚴格說來,「激情」是比較正確的,字典上對這個字的解釋如下:

emotion - Longman

不過,「激情」兩字,似乎又很容易讓人有情色方面的聯想,這種聯想在此曲中是不存在的。我們只要記得,emotion 指的是愛、恨、怒等等比較強烈的情緒,我們有時候說一個人很 emotional,即是指其很容易「感情用事」,很「情緒化」。

"Emotion" 仍是 Bee Gees 最常寫的失戀抒情曲,我個人覺得比較不一樣的,是角色設定的性別——這首歌主角的視野,顯然是位女性或者是個性上傾向女性的人。Bee Gees 三兄弟是想像力十分豐富的歌曲創作者,但是歌曲只能自己演唱,多少限制了他們在創作時的題材。雖然在發展出假聲主唱後,這種類似女子的聲音,可以讓他們多了一點柔性歌詞的寫作與詮釋空間,但這仍然只是仿照、模擬出的效果。現在,他們可以事先定好以女性為演唱者,以女性的觀點來進行詞、曲創作,這等於讓他們的創作空間倍增。

到了 1980 年代,Barry Gibb 先後為幾位著名的女性歌者製作唱片,如 Barbra StreisandDionne WarwickDiana Ross,都廣受大眾歡迎,而 1977 年的 "Emotion",可說是這些成功作品的最早試金石。

演唱與編曲

"Emotion" 在混音時,用上了十二層人聲音軌交疊,其中八層是 Samantha Sang 的主唱,另加上四層 Barry Gibb 的假音聲部。

一般人都以為那高音部的假聲全是 Barry Gibb 的傑作,但事實上,Samantha Sang 主唱了大部分高音部的假音,「她聽起來就像是個『女 Bee Gee』,」Samantha Sang 的經紀人 Bill May 這麼表示。

Samantha Sang 原本的聲音是屬於宏亮、高亢那一型的,但在 "Emotion" 當中,她配合著 Bee Gees 式的假音和聲,刻意用氣音來與 Barry Gibb 做搭配,這兩種聲音令人驚異地完美融合在一起;而且不同於 Bee Gees 本身的作品,若 Barry Gibb 以假音主唱,會顯得主音過於尖銳,而若以原音輕聲演唱(如 "How Deep Is Your Love"),又無法突顯出曲中所要求的女人味。

Bill May 又說:「這首歌曲,有著 Samantha 酥軟、性感,如同奶油泡芙般的甜美音色,幾乎如同 Olivia Newton-John 的歌唱一樣。」

參與器樂演奏的樂手,則大部分是錄製 Andy Gibb 專輯的人員,像是吉他手 Joey Murcia、貝司手 Harold Cowart、鼓手 Ron 'Tubby' Ziegler 等。Albhy Galuten 說,此曲的前奏,是從老歌 "September in the Rain" 中得到的靈感。




Category: 4 意見

4 意見:

阿湋 提到...

這首歌的確是高峰,尤其是一種特別的優雅,又不失流行的曲調。好像有非常多翻唱版本。
如果比吉斯少了這首歌,肯定會有一點微小的遺憾,可是竟然有這首歌存在!這是他們寫給他人演唱之中最好的一首,另外一首 輕快悅耳,可是比不上Emotion。有一陣子,我都騎著摩托車唱去公司。

真開心看到又有站長的比吉斯的新文章。

Fafner 提到...

在 Bee Gees 的作品中,這首算是很難收的,當年為了買 CD,上網向國外買了合輯才買到(買不到 Samantha 專輯)。此曲當年被 Destiny's Child 翻唱時我寫過短文,本想找出短文再加強的,找了好久始終找不到,於是只好重寫——也還好有重新寫過,整個格式和風格和這一系列文章比較接近些。像上一篇我重貼了十多年前的「勘誤文」,總覺得以前寫文章太酸太刺,為了炫耀自己很懂,多了許多不必要的說教和批評,如今觀之,反覺得可笑。

海天一色 提到...

一、很高興能看到Fafner大再發佳文,且是我很喜歡的Emotion,我之前有簡略回憶自個兒主觀的心得,好像在「夜之狂熱:Bee Gees - Night Fever」那篇, Fafner大所提的幾點真與我看法相同,當然也更多瞭解些內情,真是珍貴。

二、它的確很具「Bee Gees 味」,我發覺與多年後Barbra Streisand的Woman in Love極有相似度,只是後者為配合Barbra的嗓音而加大激昂力道。

三、Johnny Mathis於1978年有首冠軍曲Too Much, Too Little, Too Late,其B-side正是Emotion,同年間為何也交給Johnny收錄?又收錄之後唱法是否由該製作人決定,不用再經過授權?

Fafner 提到...

針對您的第三點,歌曲版權是在作者手上,有人翻唱,多賺一手版權費,其實對創作者而言是件好事。至於版稅要怎麼算,作者抽成比例該是多少?這要看授權時怎麼談,而唱法如何,我想除非在談授權時有特別提出一些限制,不然作者通常不會去干涉。在 Bee Gees 越來越走紅的 1970 年代末,他們的創作曲被翻唱的機會也開始爆增,和 1960 年代末、1970 年代初那種專門寫給人唱,別人還不怎麼領情的囧態來比,真是天壤之別。

1978 年還有其他 Bee Gees 「當紅」的曲子被翻唱,像傳記中有提到的 Carol Douglas 唱 Night Fever、Richard Ace 唱 Stayin' Alive,這些曲子都進到英國排行榜,成績也不壞。另外一些舊歌或較沒什麼名氣的曲子,亦紛紛被人挖出來翻唱。總之,那幾年 Bee Gees 太紅,人人都想來沾一點他們的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