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明日:Bee Gees - Tomorrow Tomorrow

quill mark

Robin Gibb 於 1969 年 3 月 19 日向外界宣布他脫團的消息。在同一天,Bee Gees 剩下的團員——Barry GibbMaurice Gibb 和鼓手 Colin Petersen,則正在錄音間錄製他們的新歌 "Tomorrow Tomorrow"。

Barry 與 Robin 由來以久的爭執

Bee Gees 兄弟的不合,是在灌錄專輯 "Odessa" 時全面爆發。Barry GibbRobin Gibb 在創作上的歧見由來以久,此次 Robin 想要創作出一張結構緊密、內容豐富的概念性專輯,但 Barry 想走比較保守一點的路線,他覺得在當時推出一套雙張專輯(double album)並不合適。

Bee Gees - Tomorrow Tomorrow另外在歌曲寫作方面,兩人觀念也是南轅北轍。Robin 滿腦子新奇的幻想情節,喜歡運用與眾不同的文字;而 Barry 則偏好「正常」一點的浪漫情歌。兩人在共同寫曲時,每每因為觀念的不同而起爭執,在錄製 "Odessa" 專輯時,Barry 曾暗示他想要離團,同時在某一次爭吵之後,他甚至大聲抱怨:「我再也無法與 Robin 共事了!」

但真正付諸行動的卻是 Robin。唱片錄完後,Robin Gibb 就不再與兄弟或家人們連絡,他們彼此間透過媒體互相放話,交惡的氣氛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想要先發制人

Robert Stigwood 知道 Robin Gibb 已經著手籌劃他的個人專輯,因此早在 Robin 正式宣布離團之前,他就要求 Bee Gees 趕快將手邊的作品交出,以便搶先在 Robin Gibb 的單曲推出之前上市。最後被 Robert Stigwood 看中的,就是 "Tomorrow Tomorrow" 這首歌。

Billboard - 1969-06-07雖然 Bee Gees 的成員們都認為這首歌並不適合,但 Robert Stigwood 對 "Tomorrow Tomorrow" 仍深具信心,在他的催促與堅持之下,"Tomorrow Tomorrow" 如願地趕在 Robin Gibb 單飛後的首支單曲 "Saved by the Bell" 推出前的一個月發行。

成績不佳,聲勢遭挫

但 "Tomorrow Tomorrow" 雖在時間上搶得了頭籌,但銷售成績卻不甚理想。它在英國榜只上升到第 23 名,美國榜的最高名次也只有第 54 名,這是 Bee Gees 繼 "Jumbo" 之後的又一首失敗曲。

"Tomorrow Tomorrow" 成績不佳,自然沒被收錄進後來的精選專輯之中,故在 1990 年之前只有單聲道的單曲版本,並且已經絕版多時。這首歌曲和 "Jumbo" 的命運一樣,有長達二十多年的時間不見天日,連資深的 Bee Gees 樂迷,都不見得聽過或擁有這兩首曲子呢!



 


 

Tomorrow Tomorrow

(B. & M. Gibb)

Oooo...every day you make me cry, girl;
I cry too much.
And today you say goodbye, girl;
it's just too much.
Hey! I swallowed each and every lie
that you gave to me.
Where lies the man that I was,
and the future that could never be?

Tomorrow...
every one gonna know me better.
And tomorrow...
every one gonna drink my wine.
And...tomorrow...
every one gonna read my letter,
and my story of love,
and a love that could never be mine.

Oooo...Ask you to be my wife, girl.
You were playing...
Now I ask you where is my life, girl?
You were saying...
Hey! I swallowed each and every lie
that you gave to me.
Where lies the man that I was,
and the future that could never be?

Tomorrow...
every one gonna know me better.
And tomorrow...
every one gonna drink my wine.
And...tomorrow...
every one gonna read my letter,
and my story of love,
and a love that could never be mine.

And tomorrow...
every one gonna know me better.
And tomorrow...
every one gonna drink my wine.
And...tomorrow...
every one gonna read my letter,
and my story of love,
and a love that could never be mine.

明日,明日

(貝瑞與模里斯.吉布)

噢……你每天都讓我哭泣,女孩
我哭得太多
而今天你對我說再見,女孩
這實在太過分
喂!我吞下每一句
你對我說的謊言
過去的我該何處尋覓
而面對這般了無前途的未來?

明天啊……
每個人都將更了解我
而明天啊……
每個人都可分享我的美酒
明天啊……
每個人都能讀著我的信
和我的愛情故事
還有那份我永遠得不到的愛

噢……求你嫁做我妻,女孩
你只是玩玩而已……
問你我的人生該何去何從,女孩
你只會說說而已……
喂!我吞下每一句
你對我說的謊言
過去的我該何處尋覓
而面對這般了無前途的未來?

明天啊……
每個人都將更了解我
而明天啊……
每個人都可分享我的美酒
明天啊……
每個人都能讀著我的信
和我的愛情故事
還有那份我永遠得不到的愛

明天啊……
每個人都將更了解我
而明天啊……
每個人都可分享我的美酒
明天啊……
每個人都能讀著我的信
和我的愛情故事
還有那份我永遠得不到的愛

翻譯:Fafner



創作背景

"Tomorrow Tomorrow" 原是要寫給英籍藍調歌手 Joe Cocker 的。當時 Barry Gibb 聽說 Joe Cocker 急需要一首歌曲,便火速寫完 "Tomorrow Tomorrow" 送出,但 Joe Cocker 的經紀人已經把另一首歌 "Delta Lady" 交給了 Joe Cocker,而 Joe Cocker 也非常滿意 "Delta Lady",日後並成了他的招牌歌曲之一。

Robert Stigwood 打算賦予這首歌浴火重生的機會時,Bee Gees 幾乎無人贊同。Barry Gibb 認為,"Tomorrow Tomorrow" 是純以 Joe Cocker 的演唱風格所寫的歌,這種風格並不適合 Bee Gees;Maurice 則說:「我認為這不像是我們的歌,但我還蠻喜歡的。」

在 "Tomorrow Tomorrow" 之前,Bee Gees 有好幾次把寫給別人的歌佔為己有,並唱出了很不錯的成績,但這首歌顯然沒那麼好運了。

歌詞分析

我不是很能了解這首歌的意思。歌曲的每一段,都是帶著憤憤不平的口吻在抱怨,之後接著的副歌,卻是滿懷自憐的情緒。我本來有點想從「展望未來、我將再起」的角度來解釋,但這種詮釋角度,又顯然和副歌的哀傷氣氛不合。

Bee Gees - Tomorrow Tomorrow - alt cover 所以這首歌唱的,應該是在失去愛人之後,無法隻身面對未來的那股愁悵。他覺得世上每個人都會來嘲弄他,或是同情他、安慰他,但對於失戀的人來說,這些加諸在他身上的額外的情緒負擔,都會壓迫的令他喘不過氣來。

這首歌趕在 Robin Gibb 離團之後發行。或許,把失去的愛人想成是 Robin,把這首歌想成是在指責 Robin Gibb 的離去,以及少了 Robin 之後,Bee Gees 將更能讓樂迷們品嘗到美酒般的新創作,這樣也說得通吧?

演唱與編曲

Barry Gibb 唱得賣力,但唱這種掏心掏肺的靈魂曲,畢竟不是他的專長,即便在編曲上,主段落和副歌之間刻意地做出了明顯的區隔,期望能加強歌曲的渲染力道,但此間 Barry Gibb 的情緒轉換仍不夠戲劇性,因此能激發的共鳴就有限了。




Category: 3 意見

3 意見:

Chung Robin 提到...

你還真說對了,自認為資深樂迷,我就沒有聽過這首歌。 其實音樂還不錯,只是歌詞太鳥了。可能真的要配合 Soul 的唱法會比較搭吧。

阿湋 提到...

Barry的音色我覺得是在他開始運用假音以後才突顯出來。他的歌聲適合一種民謠的表達,輕快的感覺,或者尖銳的合音方式,那時他的獨特性比得上Robin。

Fafner 提到...

謝謝兩位資深樂迷的留言。"Tales from the Brothers Gibb" 這套4CD盒裝專輯,把Bee Gees早期的一些絕版曲都收錄進來,是收藏者最好的選擇。當年我也自以為是Bee Gees通,但第一次聽這套CD的時候,才知道原來還有那麼多歌是我從沒聽過的呢!

Barry Gibb的聲音很好聽,也很耐聽,但就是不如Robin那般獨特。在假音之前,他的商標可能是他的「氣音」,我還記得我高中的一位同學就很會學Barry Gibb的輕聲唱法來唱 "In the Morning";另外他在 "Words" 曲末的抖音,和"How Can You Mend a Broken Heart"的歎息式歌唱,都是氣音的運用。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