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ng 的俄國人 - Russians

quill mark

Sting 1985 年首張個人專輯 "The Deram of the Blue Turtles",我當年撐了很久才買。最後踢我進唱片行購買的那「臨門一腳」,就是這首出自專輯的第四首單曲 "Russians"。

Russians - Sting 1986 Single在那個冷戰的高峰期,核戰危機隨時可能爆發。現在說到核子武器,很多年輕的朋友,幾乎都會用戲謔的態度來看待;對他們而言,這種會帶來人類毀滅的終極武器,和那些全球暖化的議題差不多,都是離我們很遙遠,而且恐怕永遠不可能發生的科幻議題。

共有的恐懼

但,那是所有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都曾懷抱過的恐懼。我們被那毫無來由的憎恨所包圍,相互指責對方陣營的愚昧、瘋狂,試圖把所有罪過,都堆砌到對方身上。

Sting 的 "Russians",是當時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中,少數敢直接為俄國人「美言」的歌曲。歌曲的主題,就在於那句反覆為俄國人辯駁、期許、請命的「俄國人也愛他們的孩子」。

向「基傑中尉」借調

Sting 向俄國作曲家普羅高菲夫(Sergei Prokofiev)借了一小段旋律,那是《基傑中尉》(Lieutenant Kijé)組曲中的〈浪漫曲〉。

這一段,原本是陳述浪漫的愛情,而 Sting 是借用其濃厚的俄羅斯風味,同時也藉此讓歌曲中的緊張情緒得以舒緩。

定時炸彈的倒數計時

"Russians" 曲首和曲尾,都加入了急迫的時鐘滴答聲,那是定時炸彈的計時聲,也象徵人類步向滅亡已進入倒數時刻。這種不安的聲響,後來由器樂承繼奏出,貫穿了整首曲子。

歌曲一開頭,還有俄語的新聞播報聲,據說是錄自 1984 年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與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會面的新聞報導,當時戈巴契夫還沒當上蘇聯總理。

 

Russians

In Europe and America,
there's a growing feeling of hysteria
Conditioned to respond to all the threats
In the rhetorical speeches of the Soviets

Mr. Krushchev said we will bury you
I don't subscribe to this point of view
It would be such an ignorant thing to do
If the Russian love their children too

How can I save my little boy
from Oppenheimer's deadly toy
There is no monopoly of common sense
On either side of the political fence

We share the same biology
Regardless of ideology
Believe me when I say to you
I hope the Russians love their children too

There is no historical precedent
To put words in the mouth of the president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a winnable war
It's a lie we don't believe anymore

Mr. Reagan says we will protect you
I don't subscribe to this point of view
Believe me when I say to you
I hope the Russians love their children too

We share the same biology
Regardless of ideology
What might save us me and you
Is that the Russians love their children too

俄國人

在歐洲和美國,
有股日漸高張的歇斯底里情緒
用以回應一切威脅
存在於蘇聯發表的言談之中

赫魯雪夫先生說,我們要埋葬你
我不接受這樣的觀點
這麼做是如此愚昧
如果俄國人也愛他們的孩子

我如何挽救我的小男孩
不受奧本海默的死亡玩具之害
世上不是只有單一的常理
不論是在政治圍牆的哪一邊

生物學上,我們一樣
意識形態,我們撇開
請相信我說此話時
我希望俄國人也愛他們的孩子

歷史上還沒有先例
可逼總統說出這樣的話
世上沒有可贏的戰爭
這是我們不再相信的謊言

雷根先生說,我們會保護你
我不接受這樣的觀點
請相信我說此話時
我希望俄國人也愛他們的孩子

生物學上,我們一樣
意識形態,我們撇開
那能夠拯救我們,還有你和我的
就是俄國人也愛他們的孩子啊

翻譯:Fafner

歌曲裡引用了冷戰時期「蘇聯頭子」赫魯雪夫(Krushchev)的名句:「我們將埋葬你」("We will bury you"),也將核子彈,稱為是「原子彈之父」奧本海默(J. Robert Oppenheimer)的「死亡玩具」。

在奧本海默那一句歌詞上,Sting 還可能玩了一點文字遊戲,因為「小男孩」(Little Boy),就是被投在廣島的那顆原子彈。

「心戰喊話」?

雖然我也承認,有時這種歌曲太過天真、理想化了一點。我們認為,人同此心,大家都不願人類的未來,斷絕在我們的手上;但我們也不能排除,可能會有某些充滿使命感的極端份子,會不計一切代價地達成他們信仰中的理想化世界。

但以結果而論,不久之後,以開放、改革為號召而上台的戈巴契夫,打破了風聲鶴唳的冷戰僵局,讓核戰的威脅得以減緩。或許是 Sting 溫情式的「心戰喊話」,收到了效果?




Category: 1 意見

1 意見:

匿名 提到...

讚!! cliff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