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書簡全集 -- Part 3 卷二 1881.12 - 1883.9

Posted by Fafner in ,

本篇文章:

quill mark

《梵谷書簡全集》的第二卷,收錄了從1881 年 12 月到 1883 年 9 月的信件,這個階段的梵谷,只在一個定點——海牙。

↓ 梵谷的水彩畫,畫的是海牙近郊里斯維克的草地。(F 910, JH 99)Meadows near Rijswijk and the Schenkweg

Irving Stone 在 "Lust for Life" 的附註裡曾說,為了方便起見,他在書裡統一用法郎為折算幣值單位。而在 "Dear Theo" 裡,由於是摘錄信件內容,於是別的貨幣單位就出現了。

梵谷於海牙租的房子,在荀維格街(Schenkweg,森魁格)上,《梵谷傳》裡說月租為 14 法郎,《梵谷書簡全集》裡,則是七個基爾德(guilder,有時譯為「盾」)。

將感覺表現出來……

在第一卷的最後,也就是梵谷接受西奧資助開始作畫起,梵谷在信件中就不可避免地常常說到錢的事情,例如他花多少錢買了什麼、做了什麼;或是錢又用完了,經濟問題讓他很沮喪,阻礙他學畫的腳步等等。

他不是在抱怨,而是在向他的資助人「報告」金錢的花用情形。西奧資助的錢並不算少,但梵谷不是個會理財、會計畫的人,雖然在莫夫的推薦下,他成為「求美會」(Pulchri,柏爾克里社)的會員,但感覺上,他還是為了請模特兒而搞得阮囊羞澀,更常常餓著肚子。

這時的梵谷,正練習畫水彩畫。

「有一張小小的水彩畫,描寫我畫室的一個角落,有位小女孩在磨咖啡豆。我正在追求調子,光線映照其上而有生命感的一個頭或一隻小手,突出於昏沉幽暗的背景之前,鐵板與石塊構成的煙囪和火爐的一部分,以及木頭的地面更率然地兀立在背景中。若我有辦法做出我想要的素描,那麼我要把畫面的四分之三做成綠色藥皂的調子,而以溫和、柔軟、纖敏的手法來處理那小女孩坐的角落。但你瞭解我無法將我感覺到的每樣東西表現出來……」

梵谷所說的這幅水彩畫應該已經遺失(或根本沒畫完),只有他信件裡的簡單素描。

↓ Girl near the Stove, Grinding Coffee, JH 91。
Girl near the Stove, Grinding Coffee

每當氣餒時……

梵谷的作品,不被老長官提斯蒂格賞識,等於就失去銷售賺錢的最大機會,這無疑對梵谷來說是一大打擊,但梵谷幾近是固執地堅持他走的路線。與他信件當中常流露出的經濟壓力相對照,不能不配服他的毅力和決心。

「我還在意提斯蒂格的『沒有銷路』或『欠缺吸引力』嗎?每當我感到氣餒時,我便看看米勒的『勞動者』與德葛洛斯的『窮人家的板凳』 於是提斯蒂格乃變得這麼渺小、這麼沒有意義,他的所有的話語變得如許可憐,遂使我的精神高昂,此時我點燃我的煙斗,重新認真畫起來。」

上面這段話,又提到了《窮人的板凳》這幅畫。另外,米勒的《勞動者》(Les Becheurs) ,其實指的就是「挖掘者」(The Diggers),在《梵谷書簡全集》中,這兩個翻譯名詞都出現過,或許是 Irving Stone 或喬安娜在翻譯時,有時引用原名,有時翻成英文所致。

↓ Jean-Francois Millet (French, 1814-1875). Les Becheurs (The Diggers).
Jean-Francois Millet (French, 1814-1875). Les Becheurs (The Diggers)

梵谷西奧形容克麗絲汀的外形時,仍是以一些他看過的畫作來類比。「她的頭形及側面輪廓像朗德爾(Landelle)畫的『熱情天使』;因此遠不平凡,斷然高貴,但往往不能立即打動一般人的眼睛。……她稍微有痘瘡,所以並不美麗,但身體的線條純樸,可說是優雅的。如果你知道霍爾的巨幅素描『逃亡者』,我應說她像其中的那個婦女體態。」

↓ Landelle - The Angels of the Passion ↓ Francis Montague Holl - The Deserter
The Angels of the Passion Francis Montague Holl - The Deserter

梵谷的起居室

在克麗絲汀產子後,梵谷偕同她們母子搬到比較大一點的地方,梵谷西奧報告他的居住狀況時,提到了他在起居室所掛的畫。之前我有試著還原西奧家中梵谷畫作的懸掛情形,現在也一併看看梵谷在海牙的布置吧。

「我在上頭掛了一張林布蘭特的傑出蝕刻版畫——搖籃旁有兩個婦人,其中之一藉著燭光在讀聖經,深暗的影子投向整個房間。我又掛了一些別的版畫,全部非常美麗:謝費爾的『基督慰安者』;米勒的『播種者』和『掘地者』;呂茲達爾的『叢林』;海訶默與霍爾的精彩巨幅木刻畫;德葛洛斯的『窮人家的板凳』。」

根據梵谷的描述,林布蘭特的版畫,可能就是《傍晚的神聖之家》。在《梵谷傳》中,魏森布魯奇曾以《神聖之家》這幅畫用來諷刺梵谷和克麗絲汀母子,不過指的可能不是同一幅:「文生抬頭瞥見他們三人鏡中的影子,一剎時可怕而厲害地清醒過來,看到了魏森布魯奇眼中的景象……私生子,娼妓和慈善販子。」

↓ Rembrandt - The Holy Family in the evening
Rembrandt - The Holy Family in the evening

海訶默和霍爾的巨幅木刻畫,梵谷沒有多做說明,所以無法找尋。下圖是謝費爾的《基督慰安者》。

↓ Ary Scheffer - Christ the Consoler
Ary Scheffer - Christ the Consoler

米勒的《掘地者》在本頁上方,左下圖是《播種者》;德葛洛斯《窮人的板凳》上一篇貼過,這裡再貼一次(右下圖)。

↓ Jean-François Millet - The Sower ↓ Degroux - The Pauper's Pew
Jean-François Millet - The Sower Degroux - The Pauper's Pew

↓ 《呂茲達爾的叢林》。Ruisdael - The Bush
Ruisdael - The Bush

讓感情透透氣

梵谷在海牙時訂作了一個新的透視器具(perspective instrument,余光中譯為「配景器」),梵谷在信裡面有詳細的敘述,並加上示意圖。

「這器具有二根長棍;用牢固的木釘縱向或橫向地把框子栓到棍子上。如此一來,在海邊、草地或田野上,就可像透過一扇窗子般地去觀看事物。把視界分割成無數方形的框上之垂直線與平行線,以及對角線與交叉線,當然會形成幾個主要的點,靠這些點的幫忙,可以做出穩定的素描,這器具可以顯示出尺寸大的線條和比例;至少對那些具有透視本能,和稍微瞭解透視原理與方法的人而言是如此。……」

這個示意圖,在《梵谷書簡全集》裡的〈梵谷名畫解說〉有印出,於 601 頁。Perspective Instrument

我在看這本書時,被下面這一段話嚇了一跳:「……我把第一張印出來的版畫『哀傷』航空郵寄給你……」梵谷時代,已經有飛機可以空運郵件了嗎?查原文,只說是 By mail 而已啊!

梵谷在信中有時免不了抱怨這抱怨那,我們看的已經是節錄之後又經刪減的版本了,有時真的很佩服西奧對這些碎碎念文字的忍受能力。但梵谷也為此提出解釋:「我會偶爾發發牢騷,我不隱瞞心事,抱怨的用意是要讓我的感情透透氣,而不是期望你做一切事,弟弟,你知道我沒有這個意思啊!」

但也多虧了梵谷的不隱瞞,讓我們在百餘年後,仍能完整地看到這位不得志的畫家,他心裡頭的點點滴滴!


本文發表於 星期五, 1月 08, 2010 , 下午8:52。 被歸類於下列分類標籤內: , 。 您可透過以下連結追蹤本文的回應: comments feed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1月 08, 2010 at 下午8:52 and is filed under ,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comments feed .)

0 意見

張貼留言